大公网

大公报电子版
首页 > 艺文 > 小公园 > 正文

墟 里/出狱/叶 歌

2020-07-08 04:24:14大公报
字号
放大
标准
分享

  父亲说:X的女儿出狱了。X是他的老同事,X的女儿曾在某校担任会计。二○一五年查出贪污一百二十万元。因有自首情节,认罪态度好且退赔所有款项,判处有期徒刑三年半。她当时怀孕,缓期执行,直到她儿子哺乳满一年才入狱服刑,今年刑满释放归家。

  X的儿女缘实在不佳。老两口原来育有一个亲生儿子,考上复旦大学,照说也是优秀生。不料后来因为没考上研究生自杀。他们随后领养了一个女儿,就是因贪污罪入狱的这个。他女儿出事后,父亲与其他同事去探望。听老太太抱怨老先生对女儿百依百顺,房子、车子、孩子都由他一手张罗。当年对儿子怎麼严格,后来对女儿就怎麼纵容,终於酿成苦果。

  女儿被捕后,老父亲拿出全部积蓄,典当贵重物品,又借了钱,帮她退回赃款,争取从轻处罚。女儿服刑期间,也是他们老两口帮着照料两个年幼的外孙。女儿出狱后还得缴纳罚款二十五万。他本来又要包办,老同事们都劝他,要让孩子学会为自己的行为埋单,这笔罚金该让她通过辛勤工作自己还。不知他是否採纳。

  老先生说起儿女总自叹“命不好”。他从教多年却似乎没有教育好自己的孩子,有点反讽,更有些悲哀。对儿子严格要求未必是逼他走上绝路的唯一原因。女儿走上犯罪道路,他一贯溺爱放纵的做法却难辞其咎。也许,正因为对儿子的悲剧心中耿耿,他才产生“过分补偿”的心理,对女儿疏於管教。如今女儿年过三十,还是两个男孩的母亲。大错铸成,悔之晚矣。她是出狱了,老父亲的“心牢”就不知何时能突破了。

相关内容

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