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报电子版
首页 > 艺文 > 小公园 > 正文

笔记新说/都围着“利”字转/陆布衣

2020-07-09 04:24:37大公报
字号
放大
标准
分享

  儒家以仁义为宗,释家以虚无为宗,道家以清静为宗。

  今秀才何尝讲仁义,和尚何尝说虚无,道士何尝爱清静,惟利之一字,实是三教同源。

  秀才以时文而骗科第,僧道以经忏而骗衣食,皆利也。科第一得,则千态万状,无所不为;衣食一丰,则穷奢极欲,亦无所不为矣。而究问其所谓仁义、虚无、清静者,皆茫然不知也。

  从此,秀才骂僧道,僧道亦骂秀才,毕竟谁是谁非,要皆俱无是处。然其中亦有稍知理法,而能以圣贤、仙、佛为心者,不过亿千万人中之一两人耳。

  这实在是一篇极好的向儒释道挑战的尖锐杂文。

  这个时代(作者所处的那个时代),什麼教义,都变味了。秀才不讲仁义,和尚也不说虚无,道家更不谈清静,都幹什麼去了?都奔着“利”字去了。

  秀才将文凭拿到手,名有了,官也有了,他的最终目标是什麼呢?他在一心想着如何确保“三年清知府,十万雪花银”,他在一心思着如何编织好官场的关係网,他在一心谋劃着怎样才能拍好上级的马屁。仁义呢?先放放再说,需要时再拿出来。

  僧道将大殿大堂修好,引来香客无数,香火旺盛,扩张,继续扩张,组建公司,扩大集团,南方某著名寺庙,天天人流如织,功德箱常常爆满,香火钱要一日点存两回,头香,烧头香,天价,仍然抢着烧。虚无吗?清静吗?不可能的,人流如潮,就是钱流如潮,僧众都拿着丰厚的奖金,其实,僧衣道袍一脱,都是俗人。

  然而,仁义在骂虚无,虚无又责仁义,连清静也抱怨不停。

  这个世界,究竟是被谁弄乱的?不怪名,不怪利,怪你,怪我,怪他,怪我们大家,是我们自己搞乱了自己。

相关内容

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