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报电子版
首页 > 艺文 > 小公园 > 正文

人与岁月/最是寂寞数排箫/凡 心

2020-07-29 04:24:17大公报
字号
放大
标准
分享

  香港疫情反覆,在内地看到日增上百的数字,归港日再陷无期,难免焦虑不安。宅在家裏,每天清晨都有一阵二胡声飘来,乐手似乎只喜欢拉悲切的曲子,我无意听来,也平添了惆怅。

  二胡的传统曲目,确合表现哀伤,像《江河水》,听得人真箇肝肠寸断。它也能描画幽深意境,像瞎子阿炳的《二泉映月》,也听得人五迷三道的。倒是想不到有的二胡曲子表现欢快激昂也很出彩,一曲《赛马》,单靠一把二胡,尽表草原上万马争先、你追我赶的场面,叫人热血贲张。

  过去以为,如表现孤寂情绪,用二胡最适合了。但听过排箫演奏《孤独的牧羊人》后,觉得最能表现孤寂的,非它莫属了。

  说起《孤独的牧羊人》的同名音乐,就想起了如今大红的歌手周深唱的歌。它是电影《音乐之声》得奥斯卡最佳音乐奖的插曲。曲子音域宽,高低音跳跃大,带出的动感传达的是欢乐和谐趣,与“孤独”并无关係。

  内地著名歌手刀郎曾到香港发展过短时间,他唱的是另一首《孤独的牧羊人》:一个人在苍茫的大地飘来飘去,一个人在无尽的期待中承受风雨,草原草原你可知道我的孤单?日夜思念的人儿何时能回来?但曲调豪放、粗犷,也不觉得有何淒清。

  排箫奏出的《孤独的牧羊人》,由外国乐手吹奏,再伴以管弦乐协奏。排箫声音仿如发自山巅,在天空盘旋,在山谷回响。它高亢拖曳,导人堕进空旷寂寥中,却找不到回应,真正突出了“孤独”的主调。乐音令台下不少听众眼噙泪水,此刻也特别能打动独宅内地的我。

  排箫在欧洲和南美流行,它也是中国彝族苗族等少数民族的乐器。凡有高山旷野的地方就会有牧人,就会有孤身放牧的孤寂,就会有诉说孤寂的乐器排箫。

相关内容

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