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报电子版
首页 > 艺文 > 小公园 > 正文

瓜 园\最好的燕子在故乡\蓬 山

2020-07-31 04:24:05大公报
字号
放大
标准
分享

  不记得是哪位作家说过,“一生中最好的麻雀都在故乡。”这句话淡泊如水,却兴味隽永。离家久远的人,或多或少,都会有某种在枝头上啁啾呢喃的小鸟,比如,麻雀,燕子,黄鹂,喜鹊,在某个时刻,豁然搅扰起思绪。汪曾祺起笔就是:“故乡的鸟呵。”

  我嫌麻雀太吵闹,不如燕子优雅。在薰风蕩漾的金色麦浪上滑翔,在蔚蓝的高天疾飞,倏然掠过水面,尾翼点起一圈圈涟漪。穿过柳林,剪出一幕幕的新绿。在电线上小憩,好似五线谱。在房檐上暂歇,就像主人一样安閒适然。而麻雀的做派,半像云遊的过客,半像偷盗的小贼。

  燕雀生在蓬蒿间,被人看不起,没有鸿鹄那样高富帅,自然难入豪杰们的法眼。但是自由自在,身上带有烟火气──这是写实的,每到黄昏时分,燕子常常在炊烟袅袅之际回到檐下的巢裏。

  老家的习俗,清明节时,主妇们会用麵粉捏成各种各样的燕子,有单隻的,有比翼双飞的,有大燕背小燕,有的翅膀尾翼繁複如凤凰,并且点上五彩的颜料,煞是好看,但仍叫燕子。有时候大锅蒸熟之后,“赵飞燕”发福成了“杨玉环”,是卖家秀与买家秀的差别。然而无损孩子们拿来玩乐的兴趣。

  大约十年前,老家院落门洞裏新添了一个燕子窝,后来逐年扩建,最后成了四个窝紧密相连的套房,三室一厅。燕子每年都回来,大概是代代继承,四世同堂了。三年前却燕去楼空,不知途中发生了什麼变故。然而看到田野房舍间的燕子,我仍然觉得还是曾经的那一群。就像我一样,每年夏天,总要回家乡小憩几天。只有今年因为疫情的关係,仍未成行。没有这种经历,是不能真正体会“似曾相识燕归来”那种妙趣的。

  不管什麼鸟,故乡的那一隻,那一群,就是最好的。

相关内容

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