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报电子版
首页 > 艺文 > 小公园 > 正文

知见录/由“鸟导”想到的/胡一峰

2020-08-03 04:24:07大公报
字号
放大
标准
分享

  双休日一家人去了一趟雾灵山。雾灵山在北京密云与河北兴隆交界,就是郦道元《水经注》中的“伏凌山”,是比较原始的自然保护区,野生动物种类众多。据说上世纪八十年代有长臂猿出没,现在当然没有了,但豹子和金鵰还在。山区旅遊没怎麼开发,住宿吃食粗陋,走到林深处,手机信号时有时无。不过,遊人之苦乃生灵之幸。云雾缭绕,怪石兀立,树荫蔽日,鸟叫蜂鸣,虽离城不远,却有隔世之感。

  这次到雾灵山是参加观鸟爱好者的组团考察,组织者请资深观鸟老师随行,团员呼为“鸟导”。我自幼好宅,对野外活动兴趣不高,有女儿之后,在现代教育理念诱导下多了些户外活动机会。平日出遊,导遊是常见的,但“鸟导”还是第一次遇到。我们的这位“鸟导”是个四十出头的IT男,业余观鸟多年,对雾灵山之鸟种鸟情,如数家珍,一路上带大家找“鸟点”、看鸟巢,介绍各种城裏不易见到的鸟类,玩得不亦乐乎。

  回家之后,上网一查,原来“观鸟导遊”近年已职业化。有的山野之地自然生态好,便将观鸟做成了专门的旅遊项目,为村民谋生致富找出路。除了“鸟导”,还有“兽导”,专事助人观察林中溪边之兽类。

  导者,引也。生活中可探究之物很多,大多非自身阅历可完成,有人引路,自然事半功倍。以前,人们旅遊多重山水人文,倘有当地人带领,走街串巷,“逛吃逛吃”,收穫更大。当代人閒暇日多,趣味滋长,小众口味勃发,观星、观云、观昆虫、观鸟兽、观草木,俯仰天地、体察造化,於陶养性情颇有裨益。互联网技术的发展,使得知识生产及其对人的意义,以及人获得知识的方式都发生了变化。知识的社交意义前所未有地表现出来。散播知识以穷天理,纽结社群而塑人伦,可谓网络新技术对於当下社会之两种深远影响。我们在雾灵山结识“鸟导”,便为例证。

相关内容

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