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报电子版
首页 > 艺文 > 小公园 > 正文

负暄集\《江边少年》\赵 阳

2020-08-17 04:24:22大公报
字号
放大
标准
分享

  假如你是一名初中生,熟谙水性,在某个烈日炎炎的暑假,你去江边游泳,恰巧看到有人貌似溺水,於是你纵身跃入湍急的江水,不大费力地将人救了上来,然后发现这人是你隔壁班的同学。接着,学校将你树成了英雄,并让你在全校同学面前做发言。你该讲些什麼?

  短篇小说《江边少年》的主人公刘大船就遇到了这个问题。他觉得“没什麼可讲”,因为跳下水之前“啥都没想,人都要淹死了”,救人之后也没来得及想,只是“觉得挺高兴的”。作为一个对读书没什麼兴趣、但为人耿直性情粗犷的后进学生,旷课迟到、不被老师重视、被同学嫌弃,是刘大船的学校日常;从事航运工作的父亲常年在海上做事、母亲在家务农,一家人紧巴巴地过日子,是刘大船的生活日常。班长兼同桌在老师安排下,为刘大船写了五百字的发言初稿,再经过老师们的轮番修改,终於扩展成了一千多字的定稿。刘大船“用手弹着稿子”,大咧咧地慨叹道:这个“刘大船”不是我,他实在太好了!然后在背诵这篇发言稿时,无数次在诸如“一股幸福的暖流湧上心头”的语句处“笑得坐到了地上”。

  《江边少年》是我今年以来读过的最好看的小说作品。它辛辣地嘲讽了为了树典型、造英雄,而不惜虚构和夸大,甚至为了所谓的导向正确,还要捏造出根本不存在的所谓感人的“心理过程”和真实的细节。我不禁想到了眼下香港的某些媒体和新闻机构,为了提高销量乃至不可告人的政治目的,在去年的黑色暴乱中,乱港势力不惜捏造“八三一”等警察袭击无辜市民的新闻,博取眼球,煽动和纵容街头暴行。《江边少年》深刻地提醒我们,在任何时候,黑白分明,做人做事应该坚守真实和真诚。

逢周一、三见报

相关内容

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