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报电子版
首页 > 艺文 > 小公园 > 正文

十八弯/正在消失的老广州/关 尔

2020-08-18 04:24:24大公报
字号
放大
标准
分享

  对於土生土长的“老广们”来说,一天应该是这样开始的──

  晨光初展,人声渐次鼎沸,上学的孩童成群结队在廊道奔走追逐。八和会馆的电视裏有播不完的“粤语残片”,几个街坊携着茶壶踱到铜器舖前坐下聊天。及后,各家锅碗瓢盆开始密密作响此起彼伏,谁家清炒芥蓝,谁家云耳蒸鸡,隔着通透趟栊一清二楚……

  笔者此前曾遇到旅居海外多年的侨胞关先生,怀着寻根之梦的他回穗恳亲,本想找回儿时的回忆,却发现老城的文脉、肌理、韵律,在推土机的轰鸣中几近消失殆尽,一个个大红的“拆”字,洋溢着与先人决绝般的离愁别绪。“见证了历史的风雨和人世的悲欢,这些老街区都是有灵魂的。”关先生压抑不住伤感,“建筑一拆,情就散了,拆房子其实拆的是人情啊。”

  这是一座有故事的城市,广州的历史最早可追溯到春秋战国时代的南武城,几乎每条街道都写满岁月的沧桑──六榕路以北宋苏东坡的墨宝而著称,崔府街有南宋崔与之归家的足音,法政路有明代湛若水讲学的身影,越华路可倾听清代书院的琅琅书声,骑楼街可重温民国时代的红尘喧哗。

  三十几年来,“旧城改造”运动长风一振,用玻璃幕墙包装的“水泥森林”,以雷霆万钧之势,扩张它的地盘。与此同时,西关大屋、东山别墅、大小马书院群,这些代表广州文化血脉的历史建筑,有的蛛网密结,有的花窗蒙尘,更有的被拆得支离破碎,寥落景象令人唏嘘。

  看得见的,是趟栊、满洲窗、花街砖、酸枝椅的逐渐消失;看不见的,则是岭南特有的市井生活气息日益远去,更慢慢扯断了海内外“广府人”与故土间的感情维繫。

  曾经对“寻根之旅”满怀期待的关先生最终失望而归了。“如果我们不能学会如何与历史相处,老广州乃至全中国的传统习俗将会随着老建筑一起消失,那时我们将变成无根的人。”

  邱吉尔有句名言:“你能看到多远的过去,就能看到多远的未来。”城市的个性,来自它不可複製、不可取代的历史。如何在发展和保护之间取得平衡,值得我们深思。

相关内容

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