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报电子版
首页 > 艺文 > 小公园 > 正文

人与岁月\职业教育\凡 心

2020-08-19 04:24:19大公报
字号
放大
标准
分享

  一个国家的科技发展离不开精密製作,有赖於工匠精神。这方面德国和日本是表率,他们重视各种职业的教育培训。

  香港的IVE,便是这种性质的教育,但我无这方面的体验。第一次谈及职业教育,是在以色列旅行被困在死海的马萨达巴士站,六小时裏免不了要与同遭此运的旅客聊天。其中一名德国青年便成了我的热聊对象。他不到二十四岁已在读汉诺威大学博士,一口流利国语是在台湾学的。这次受姑母之讬,带他做麵包师的表兄出来走走。小伙子说表兄学习不怎麼好,所以只能上……他说了句英语,我理解就是职业培训。小伙子说他自己将来找工作难,表兄赚钱会比他容易和稳定,也许还比他多,儘管他是博士。

  表兄双颊红润,身板比表弟结实,总是带点腼腆地微笑。

  中国舆情以往侧重高等教育,近年开始推介职业教育,重视培养高级技师。一些设计理念全仗技师们实现,也需要创意。  

  让我真切见识了职业教育成果的,是最近的经历。广州家的钢琴在装修中撞掉了两块外皮,切口参差。大那块三角形高有九十、底宽三十公分,小的那块当垃圾扔掉了。那琴是三十多年前用一个电影剧本的稿费买的,女儿自小便在那部琴上启蒙,它见证过我望女成凤的苦心,见到残缺的琴身自然疼在心头。

  包工头承诺修琴,我对修的结果将信将疑。

  修琴师傅是个高大健硕的小伙子。他在地上摊开了颜料工具,守在琴前六个小时,最后交出的是看不见、也摸不到伤痕的钢琴,颜色与琴身浑然一体。

  小伙子贵州遵义人,就是职业学校毕业的,能修补古董、傢具、大理石。他为人也谦恭有礼,临走还向我鞠了一躬,祝我身体健康。

  他让我享受了职业教育的成果,该向他鞠躬的是我呢。

逢周三、五见报

相关内容

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