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报电子版
首页 > 艺文 > 小公园 > 正文

童眼观世/音乐治疗/梁 戴

2020-08-20 04:24:13大公报
字号
放大
标准
分享

  由於疫情关係,很多人的日常生活、工作都大受影响,身边有几个好友都有不同程度的精神抑鬱,甚至影响到身体健康。笔者除了经常打电话閒聊外,还介绍她们听音乐,协助纾缓紧张情绪。

  俗语说,音乐可以陶冶性情,但原来音乐还可治疗身心。在外国,音乐治疗师已是一个认可的职业。最适合接受音乐治疗的对象包括,自闭症患者,弱能人士,情绪障碍症患者,抑鬱症患者,脑退化症患者,中风人士等。近年香港部分的医院也有提供音乐治疗,例如基督教联合医院、玛丽医院。

  最近,看到一则新闻,原来音乐可以救人。话说,BBC音乐主持人克莱蒙丝.伯顿─希尔今年初在纽约一场音乐会中突然晕倒。医生急救时,发现她出现大面积脑出血,要进行开颅手术,切掉一半头骨。

  希尔昏迷十七天期间,她的亲人们把希尔喜欢的音乐汇总起来经常在她的床头播放。在播放勃拉姆斯的音乐时,当时仍昏迷的希尔,左脚却随着音乐有节奏地拍打着。之后约一个星期,正当医生移除希尔的呼吸管时,扬声器中正好播放希尔最喜欢的一首乐曲,施特劳斯的《明天》(Morge)。这个时候,希尔居然可以用那隻能动的手突然抓住朋友的手腕。现时已康复的希尔这样形容她从鬼门关走出来的经历,她说:“是音乐救了我,令我康复。”

  扩大来说,若整个人类社会都病了,人与人之间、国与国之间,愈来愈多纷争,音乐可否拯救世界?中国人以不咬弦来形容双方关係繃紧,以“琴瑟和谐”来比喻夫妻和睦。以前古人形容一个社会出问题,称之为“礼崩乐坏”。

  一个社会就如一个大乐团,大家有不同的分工,如果想奏出一首交响曲,需要大家各尽本分,需要“和”。其实,音乐不单可以治疗个人,还可以治疗一个社会。一个懂得欣赏音乐的民族,一定是比较和谐的。

相关内容

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