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报电子版
首页 > 艺文 > 小公园 > 正文

知见录/另存为\胡一峰

2020-09-16 04:24:20大公报
字号
放大
标准
分享

  早上起来,收到河北诗人汪素从微信上发来的一首诗。诗不长,有几句是这样的:“你是被上帝‘複製─黏贴’的还是‘剪切─黏贴’的呢?/关於这一点可能尤为重要,它决定了你的‘保存’‘格式’,/决定了你是否要‘另存为’。”诗的末尾标明写於九月一日,送孩子开学。

  汪素热爱写诗,但似乎不怎麼拿去发表,连朋友圈也很少发布,更多的是在朋友间私信分享。这几句,我觉得大有味道,表达的意思固然是旧的,使用的语词却是新的。“剪切”、“複製”、“黏贴”不是网络新词,但由於网络已成生活常态,一看到这些词,首先想到的倒是电脑上的那几个图标和快捷键了。“另存为”则实打实的是网络语言了。这些词本很有些机械味儿,经诗人一用,却诗意满满,引起读者的人生感慨。

  用电脑写过文章的人都知道,“另存为”在原文本被修改时才会发生。为了让修改结果成为一个新文本,我们会选择“另存为”。此时存下的文本,源自於老文本,或许有不少相同的地方,但不管如何相似,毕竟已是新文本了。用这个词来比喻孩子的人生,十分恰当。我也时常发现女儿想事、做事与我相仿,其实又很不一样。想来,她是我的一个“另存为”。

  有时,面临一段人生新起点时,我们会发愿与昨日之我割裂,努力过种不一样的生活。又或许,为活出新的自己,故意去寻求一段新生活。不过,其结果,大都只是一次“另存为”。回想我自己,从离开家乡到外求学,就读过的学校、专业,毕业后从事的职业、供职的单位,换了也不算少。每到新环境,也想过改换面目,但经历之后,内心深知所变多为皮毛,有的性格缺陷,更改之乏力,正应了“江山易改本性难移”这句老话。

  生活啊,就像蝉蜕皮,不论蜕得多麼艰难,挣扎着蜕完,总也有些变化和成长,但也总还是一隻蝉的模样。

相关内容

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