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报电子版
首页 > 艺文 > 小公园 > 正文

食 色/一隻蝴蝶酥\判 答

2020-09-16 04:24:21大公报
字号
放大
标准
分享

  在中式、日式、法式甜品轮流坐莊的今日,也有个异类是东西方通吃的赢家。它优雅起来是贵妇红唇边的经典,可比肩马克龙、直落拿破仑;而褪下华服时,又能横扫街头巷尾,在各种平民西点房中坐镇。蝴蝶酥的独特,就像惯常生活裏的烟火,一不留神地绽放,留下满脸的惊喜。

  最神奇的是,每每提到蝴蝶酥,你俨然已经忘记了它的渊源,就好像走到哪裏都照过面。英国的连锁超市玛莎,用一英镑一大块的蝴蝶酥升级为当地人心中的白月光。谁都不能免俗地去打卡,再举到镜头前,跟脸蛋比比大小。最遗憾的是晚上收工前急茬茬赶去,却发现烘焙区早成“战后遗址”,要麼缺了一块翅膀,要麼留下了一半一半对折的忧伤。更遗憾的是就在你犹豫的一念间,某位大咧咧的英国人直接将剩下的风捲残云收入囊中,完全不留余地。本港的餐饮品牌美心,每到辞旧迎新时总会推出热热闹闹的西饼礼盒,吃过一圈后发现,还是蝴蝶酥最有回味,配着咖啡,径直品到一股掉了渣的幸福,於是这一年别管得失也都不再找补,就连咖啡的苦,都成了安慰的温度。

  虽然如此,也不得不承认,对蝴蝶酥这个异类来说,虽然曝光率不低,但真正做到惊艳依旧很难。别想从外观上参透什麼玄机,有时明明没看走眼,也很可能吃下去似酥不酥,似脆不脆,徒留疲惫。一隻好的蝴蝶酥,不止是黄油和麵粉的火花,更是在开酥、烘烤中就带入了真功夫。最后一层层错开,才有入口轻盈、酥鬆的奇迹。跟很多点心要趁热下肚不同,它出炉后要在通风的地方晾凉,等自己和食客们的燥热都退散再售卖。这时候连空气都成了功臣,一抹开怀,一口愉悦在心头。

相关内容

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