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报电子版
首页 > 艺文 > 小公园 > 正文

知见录/枕边书\胡一峰

2020-10-21 04:24:13大公报
字号
放大
标准
分享

  电子时代,纸质阅读日趋衰微,不知还有多少人保留床边放书的习惯。这种书惯称睡前读物,更优雅的名字是“枕边书”。这几天,我的枕边书是《梁羽生散文》。梁先生是武侠小说大家。和金庸、古龙佔据了我青少年时的文化想像。后来才知道,梁先生散文写得极好,尤精联语。这部散文选第一篇便谈“怪联”,开头介绍了陈寅恪那道“孙行者”的著名对子考题。如以“枕边书”为题,又该对什麼呢?以放置地点作图书分类的,似乎只此一家,坐车也可读书,却没听说有“车载书”。思来想去,倒是“下饭剧”,虽不工整,勉强可凑对子。

  “枕边”二字自带暧昧体质,易让人遐想。如“枕边风”,大半不是什麼好话。“枕边书”却给人以安宁、美好之感。“枕边”读书,当然可解释为“只争朝夕”,抓住眼皮合上的最后一秒,还要刻苦学习。不过,更大的用处是放鬆神经,睡个好觉。阅读有许多好处,不怎麼被提到的是助眠。有一次出差,见一位年轻同事上飞机坐定后,从小巧的包裏取出一本书,优雅地翻看数页,接着就优雅地进入了梦乡,一觉睡到飞机降落,收起催眠“宝书”,精神抖擞下机去也。有人或不以为然。我倒觉得,读书催眠总比服用“褪黑素”强得多。再好的催眠藥,也有副作用,阅读却是没有的。

  “枕边书”是心情调适器。睡前读书,没有那麼多功利心和实用的考量,书中的内容如缓流的水,头脑则像一条河床,任由水自在流淌,不需要关心方向或流量,只需感受其轻轻刷过。为此,“枕边书”首选是有些趣味,文字散淡的书。读来让人若有所思,但脑筋不受压迫。

  我手机裏安装了好几款读书软件,它们常自以为是地给我推送一些“好书”,却似乎遗漏了“枕边书”,一则没有这一分类,二则似从未在夜晚推荐助眠读物。看来,算法虽发达,阅读与生物鐘之关係却“算有遗珠”。

逢周一、三、五见报

相关内容

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