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报电子版
首页 > 艺文 > 小公园 > 正文

笔记新说/换脸\陆布衣

2020-10-22 04:24:22大公报
字号
放大
标准
分享

  南宋洪迈《夷坚甲志》卷十九《邢氏补颐》写到,晏安恭住在京城,娶了河南邢氏家的女子。邢氏的脸上生了痘,此痘不比平常,满脸都烂了,烂到后来,整张脸连着下腭及牙齿,像被截断似地脱落下来。邢氏自以为活不下去了,一个医生对她说:这个不难,给我几万钱,我可以医好。邢氏问什麼方法,医生答:只要得到一张与你这脸型相等的人的脸,合上就行。邢氏害怕,便离开了。

  但是,邢氏的儿子、女儿、亲戚甚至女僕,却不断去医生那裏送东西,要求医生千万试一下。一天晚上,医生来了,他带来一个布包,打开一看,是一个妇人的一张脸颊,肉色宽窄的长短,都和邢氏相差无几,医生将其按在邢氏的脸上,并用藥物封沾好,并嘱咐道:只能喝粥,不能吃其他东西。半个月后,揭开藥物,脸上的伤疤已基本愈合。

  后来,晏安恭因避乱到会稽居住,唐信道和他结了亲家。唐曾去晏家拜访,邢氏的嘴角间还有一条像线一样的红丝,隐隐地连着面颊。二十多年后,邢氏才死去。

  这其实是一个比较惊险的补脸、换脸手术。

  从效果看,相当成功,病人活了二十多年。

  这样的器官移植,在宋代可能实现吗?一般说来,不可能的。但是笔记中,早就出现了,东晋干宝的《搜神记》中,就有换头术。

  清代蒲松龄的《聊斋》中,有一篇著名的《陆判》,想像力极其丰富。那陆判,不仅为朱尔旦洗了肠,换了愚心,使他当年中了举人第一名,后来,还替朱尔旦的妻子换了头,虽然头是漂亮的吴家小姐,但也算器官再生。陆判的换头手术很成功,换头后的朱妻有一个小细节,“红线一周,上下肉色,判然而异”,也就是颈部上下皮肤完全不一样,因为是两个人呀。

  不过,邢氏的换脸手术,即便现在看来,科学想像也十分大胆。

相关内容

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