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报电子版
首页 > 艺文 > 小公园 > 正文

大川集/“用尽”的满足\利 贞

2020-11-30 04:24:09大公报
字号
放大
标准
分享

  手中是一支工作用的黑色水笔,笔身是透明的塑料,能清晰看到其中黑色墨水的多少。无论是开会、开小差或者认真思考的时候,我都会无意识地把手中的笔颠来倒去,看着笔管中的油墨从一头流到另一头,然后掉转笔头,看它再流回来。一来一回之间,似乎有一种看着时间流动的“液体沙漏”之感。今天,写着写着,突然发现这支笔已经没有油墨了,心中湧起一股小小的满足感。

  我们的手边总是有很多笔,可能正是因为它们太便宜,太容易得到,所以总是很容易失去。往往是旧笔写着写着就不知道去了哪裏,随手抓起身边一支新笔就继续写了下去。印象中真正将某支笔“写到尽”的经验并不是很多。天长日久,办公桌上的笔筒裏,用了一半的笔就越堆越多,看上去好像很忙很专很有文化,但其实只是无序和凌乱的证明而已。当我终於意识到这一点的时候,就下定决心不再“朝三暮四”,而是很专情地将一支笔用完才用另一支。我想,笔筒内的笔应该会越来越少,当有一天办公桌上只剩下两三支笔,笔筒已经没有存在必要的时候,才能算是大功告成。

  把一支笔彻底用完的满足感,就好像之前还在学校读书的时候,把一本笔记本从空白写到最后一页都满满当当一样。想来,正是笔内油墨的“从有到无”,造就了笔记本内容的“从无到有”。笔记本的满足来自於“填满”,而笔的满足来自於“用尽”。再一想,无论是“填满”还是“用尽”,都是时间与努力的印记,还多了一些“专注”的骄傲。

逢周一、三、五见报

相关内容

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