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报电子版
首页 > 艺文 > 小公园 > 正文

墟 里/权力的诱惑\叶 歌

2020-11-30 04:24:10大公报
字号
放大
标准
分享

  美国总统大选投票结束,民主党人百思不得其解的是特朗普为什麼在“劳动人民”中依然那麼受欢迎。一个出身豪门,来自大都市,靠房地产发家,以真人骚风格走红的所谓“政治素人”,与没受过大学教育的中下阶层人民有何共同点呢?

  社会学家分析白人“川粉”的组成,认为他们大多来自式微的社区。教会、学校等维繫人际关係的传统纽带遭到破坏,他们感到原有社会秩序被全球化浪潮摧毁,个人被社会抛弃,内心充满愤懑,对少数民族、妇女、移民等他们视为佔便宜的团体充满仇恨。不过,特朗普不乏“精英”拥趸者,这次在非裔、拉美裔男性中的得票率也超过了二○一六年,这就不光是种族歧视或阶级仇恨能解释的了。

  心理学家指出我们与权力的关係暧昧不清。一方面,人大多“势利”,憧憬富贵、权势,易被位高权重者吸引。另一方面,我们对当权者的生活又格外关注,无时无刻不隐秘地希望抓住他们的“痛脚”,“彼可取而代之”。所以,政客要成功,不但要彰显权威,还得伪装谦卑,与民众打成一片。希特勒当年在德国上台,就得益於手下将他包装成热爱自然、怜爱宠物的素食主义者。

  而特朗普一面吹嘘自己是个大富豪,另一面又以有别於传统政客的“直率”言辞攻击对手,无视“政治正确”,宣洩了不少人的不满情绪。这样“能上能下”,既满足平民对富贵的幻想,又貌似为他们的怨愤代言,得到好感不足为奇。在迎合人心黑暗部分、激发仇恨方面,特朗普的确是高手。至於社会分裂是否於国於民有害,他就无所谓了。

逢周一、五见报

相关内容

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