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报电子版
首页 > 艺文 > 小公园 > 正文

负暄集/姐妹弟兄\赵 阳

2020-11-30 04:24:12大公报
字号
放大
标准
分享

  来港几年,常去中环一家诊所看病,那裏的医师从不让我花冤枉钱。印象最深的是一次胃部检查,我本以为必须花万元做内窥镜,医师笃定判断只需常规血检。事实证明,医师完全正确。最后藥到病除,化验费连藥费加起来也不过几百蚊。

  前天又去诊所。疫情之下,医护个个“全副武装”:蓝色轻便的隔离帽,透明坚硬的护目镜,以往手术才用的隔离服包裹得严严实实,医用手套超薄精巧,一直提拉到腕部,最大程度地减少皮肤暴露,又丝毫不影响做事效率。本来,往日取号机的位置是无人值守的,那天却有一个穿着绿毛衣的女护士,专门为就医者服务。她是唯一一个没有穿隔离服的医护人员,我既为她担心,又暗暗责备:她要保护好自己才能更好地对患者负责呀。

  那日看病结束,我提到了这件事。医生轻声告诉我:这个在取号机边上服务的人,是诊所的主管,她本来无需在前台服务,但考虑到尽快分散人流、降低病人之间的交叉感染几率,她临时决定做这件事。“隔离服暂时没有她的尺码,要半日才送到。”我恍然大悟。

  不禁想起某家医院上周为一名末期癌症女病人进行心肺复甦,医护赶不及戴N95口罩被感染疫情。港大教授袁国勇视察该院后指,“事出紧急,无法避免。”救死扶伤,性命相讬,这是每一名从医人的誓言,在生死面前,他们将个人安危置之度外,人性也因此散发出永恒的光辉。正如歌曲《姐妹弟兄》所唱:“当双眼讲述着真情永恒,告诉我生命的嘱讬有多重,爱与被爱中见证你职责的神圣;当生命呼唤着你的忠诚,明白了生死边缘谁是真的英雄,在无悔无怨中承诺你无畏的选择,因为你把我当作姐妹弟兄……”

逢周一、三见报

相关内容

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