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报电子版
首页 > 艺文 > 小公园 > 正文

瓜园/争头条\蓬 山

2021-01-06 04:24:01大公报
字号
放大
标准
分享

  如今是头条时代。在互联网世界裏,头条不再是固定的,而是动态的、个性的。网民可根据喜好自行订阅头条,APP会智能算出每个人感兴趣的头条,推送显示。

  纸媒由於平面所限,总归还要在排版上区分头条、二条。僧多粥少,问题就来了。某友在京城某报充副刊编辑多年,年前聚会时,做财经、时政新闻的同行,纷纷吐槽被突发事件“累成狗”,羨慕他天天与文人风花雪月,简直是不食人间烟火。孰料他反倒苦水:“我都快被烟火呛死了。”

  问题就出在头条上。某次,他手头有五六篇散文、诗歌、小说,作者都并非特别知名的大家,於是他就根据可读性自行编排。第二天便接到投诉电话:“我是常务理事,××只是普通会员,怎麼文章放在我上头,真是岂有此理!”原来二条文章的作者是某省作协常务理事,但平心而论,文字不如头条那篇。而当天网上的点击量,两篇又都不如角落裏的一篇小小说。

  文人相轻,是自古皆然的“非遗”。头条情结、排名执念,都是典型的例证。钱锺书在《林纾的翻译》中讲过,康有为赠诗林纾“译才并世数严林”,不料一句话得罪两个人。严复一向瞧不起林纾,天下哪有一个外国字也不认识的“译才”,羞与为伍;而林纾则觉得,赠自己的诗,却将严复置前,喧宾夺主。施蛰存当年编《现代》杂志,好不容易约了郭沫若的《离沪之前》,恰巧同期还有周作人的一篇散文,目录上周排在前面。结果郭大为不满,搞得施蛰存狼狈不堪。

  其实,无论是头条、末条,文章的口碑始终在於本身的水平高下。李白、李贺、李商隐的诗句流传千古,《全唐诗》头条、二条、三条的作者李世民、李治、李隆基,又何曾被人记住一字半句呢?

逢周三、四、五见报

相关内容

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