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报电子版
首页 > 艺文 > 小公园 > 正文

童眼观世/拯救弱势社群\梁 戴

2021-02-23 04:25:31大公报
字号
放大
标准
分享

  日本自杀率素来高,政府过去几年採取很多预防措施去消除这个污名。然而,在疫情衝击下,二○二○年整体自杀率十一年来首次上升,男性略有下降,但女性却大增近百分之十五。

  “当社会发生坏事,首先被抛弃的往往是最弱小的人。”因为疫情陷入经济困境,自杀获救的小林惠子接受访问时这样慨叹。

  为什麼日本女性会成为弱小的一群呢?著名自杀问题专家上田美智子解释,受疫情衝击最大的行业是由女性员工组成的行业,比如旅遊和零售业以及食品行业。近年,日本独居的单身女性大量增加,也令她们从事所谓不稳定工作的可能性也大大增加。

  时至今日,日本依然是一个男性主导的社会,疫情下许多男性失去工作,只能留在家中,造成女性遭受父亲、丈夫家暴、性骚扰的机会增加。

  女性收入少了,受伤害机会多了,付出却比平时更多。联合国妇女组织(UN Women)公布新的全球数据显示,女性负责家务与家庭照护比例大幅增加。试想想当孩子、病人、老人从学校或者照顾机构送回家裏,担起照护责任的往往是女性。当她们身心承受能力超过负荷时,部分女性会一时想不开。

  不想女性自杀成为风潮,许多过来人、有心人发动拯救行动。四十多岁的立花淳创办名为“邦德计劃”(Bond Project)的预防自杀慈善机构。近几月她和员工收到很多令人心碎的来电。“她们说:‘太痛苦了,我很孤独,我想消失。’”

  日本大学生大空幸星获非营利组织赞助,自发设立二十四小时的谘询热线,帮助受情绪困扰的民众。他平均每天会接到两百多通电话,绝大多数都是女性。

  前记者清水康之,现时经营一家致力於解决日本自杀问题的非营利组织(NPO),还聘用了很多曾经轻生者。

  其实,日本只是一个缩影,全世界女性都在默默承受工作、家庭突然增加的重担。惟愿疫情快点结束,也希望多些有心人站出来开解她们。

相关内容

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