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报电子版
首页 > 艺文 > 小公园 > 正文

食 色/遇见了桂花\判 答

2021-02-23 04:25:32大公报
字号
放大
标准
分享

  甜品遇见桂花、桂花邂逅甜品,说不清是谁之幸,可以肯定的是,对食客而言绝对是双赢。看遍历史长河,桂花早早就在中国生了根,“山海经”中就有迹可循。只不过那时候治疗的价值胜於一切,竟一不留神就落了个“百藥之长”的盛名。除去用藥、入酒,转了一圈回来,这朵花依然还是要甜到骨子裏,才不负天生丽质,也不负时间对它的娇纵。

  桂花长在南方,从合肥到杭州,一路下江南,把桂花当做市花的城居然有近二十个。也不枉人们对它情有独锺。桂花跟糖的碰撞,是后劲十足的战场,看似再简单不过,实则是彼此成就和昇华。花的清香不俗不腻,就好比不施粉黛的江南美人,只要一座桥、一把伞,就撑起了所有的场面。而这糖的甜,就是那桥和伞。攻下的是食客们自以为是的鲁莽,降伏的是舌尖以上,瀰漫不歇的轻狂。

  更确切点说,桂花和糖的结合,也并非都是甜品。一道桂花糯米藕,就坐稳了江南头牌第一交椅。滑滑糯糯的口感,入口后是一股不能声张的喜悦,要压抑着天性去放慢品尝,否则就成了没见过世面的菜鸟,似乎都对不起这花瓣上优雅的註脚。说回甜品,光是桂花糕这一个名字,就有千百个样貌。最接近港式料理的是质地透明、黄嫩花瓣被封存在最上一层、如琥珀一样永葆青春的凉糕。南京则是用糯米粉蒸出热点,开盖就是一整片天的清爽,等到不烫嘴的程度咬下去,糯米的嚼劲一下一下,一步一步带出一场修行,赋予了花朵新的生命。而杭州的桂花糕跟绿豆糕神似,做成一朵花的形状,务必轻拿,重捏会碎。但即便如此也没人怪它娇气,因为花本身,就是食物的另一种语言,呢喃中俯下身去,一样动听。

相关内容

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