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报电子版
首页 > 艺文 > 小公园 > 正文

墟里/年中复盘\叶歌

2021-07-12 04:24:13大公报
字号
放大
标准
分享

  万里归国,经过四周隔离,终于和分别一年的父母重聚。这一年周围有不少人谢世。虚岁一百的祖父五月初在睡梦中去世,是我在美国得到的消息。在酒店隔离时惊闻我校宗教系一位六十刚出头的教授猝死。聚会时初中同学告诉我,她的大学辅导员及一位大学同学英年早逝。前日又得知与父母同住一个小区、从业多年的X医生过世了。去年在家时还见到她健步如飞在河边散步,听说从查出肺癌到辞世不足半年。

  其实生活始终悲喜交加,苦乐相续。生老病死是常态,“亲戚或余悲”也无法阻止岁月日复一日,照旧向前。马齿渐长,现在自然比十年前更能领会“去日儿童皆长大,昔年亲友半凋零”的悲凉与惆怅。死亡在当下格外令人惊心,还因为新冠肺炎疫情带来的震惊、恐惧、不甘犹在,随时都会死灰复燃。

  今年进入下半年,疫情较一年前大为缓解。几种疫苗投放市场,切实有效。尽管病毒变异令人担心,我已完成辉瑞疫苗接种,做好面对面教学的准备。七月履新,担任大学分管人事的副教务长,新工作带来新挑战。下旬要去广西南宁出席学术会议,这是疫情爆发后首次在线下参会。

  老同学的八旬老父酷好钻研养生,一日经过药店,居然想与驻店中医探讨如何能在睡梦中无痛长眠。这显然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但古人提倡的“战战兢兢,如履薄冰”也缺乏可操作性。诚心正意,善始慎终固然重要,过日子还得张弛有度,过分紧张对身心健康不利。我坚信希望和等待是幸福的要诀,离别关头也就不用纠结“明朝又是孤舟别,愁见河桥酒幔青”了。

相关内容

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