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报电子版
首页 > 艺文 > 小公园 > 正文

人与岁月/“漂书”活动\凡 心

2021-09-15 04:28:38大公报
字号
放大
标准
分享

  我住的香港屋邨,几年前在广场竖起了一个木塔,它高约二米,像商店的货架,但伸出不同方向的几个书柜,柜的两面都有三四层,上面放满了旧书,下面设有一圈坐櫈,供人坐下阅读。

  这是一位热心的区议员所为。他主持建了这个书塔,呼吁这区市民捐出旧书,推展区内的阅读风气。

  刚开始那几天,书塔坐了满满一圈人,有悠閒的老人、放学的中小学生、偶而走过的路人、下班的青年男女,还有菲律宾和印尼家庭女佣。人多没座,还有人站着捧书阅读。每天的某个时刻,会有个年轻人来整理书籍。

  不多久,书塔上的书少了,原本满满的书架空了不少,显然是有人顺手牵羊把书占为己有。渐渐地,坐在那儿的人少了;后来,那个年轻人不再出现;再后来,那个图书塔在某个晚上消失了。

  一件好事善始但未能善终。

  其他区也推展过类似活动。一位中学同学图文并茂地介绍了他那区的“漂书行动”:电梯大堂放个书架,任住客自取阅读,望读完归放书架,但也可以收藏。活动已坚持多年,书“漂”来又“漂”去,让更多居民得益。这是“漂书活动”的初心,也是香港文化的一景。

  中学同学在书架上发现了我一本中篇小说,扉页上有我的签名和题词:xx同学,让我们在阅读中健康成长。日期是多年前的,我也记不起具体细节了。但欣慰在推动阅读中,自己也曾尽绵薄之力。

  阅读活动是一项工程,需要无数人努力、配合方可持续生效。否则就会如我屋邨图书塔那样,仅走了短时间的过场。

  看xx的名字,捐出我作品的读者应是位姑娘,她也为“漂书活动”尽了心意。按常理论,她已到结婚生子的年龄,诚望她从我那本书中曾汲取过营养,并把它变成了人生的动力。

相关内容

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