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报电子版
首页 > 艺文 > 小公园 > 正文

知见录/WiFi“过敏”\胡一峰

2021-09-17 04:26:46大公报
字号
放大
标准
分享

  记不起哪本书上读到过,那些在大人物身边工作的人,被戏称为“鸭公”,因为他们最先知道时政变化的苗头。这个巧妙的比喻,出自苏东坡那句很有名的诗“春江水暖鸭先知”。于我而言,却是“春去秋来鼻先知”。鼻炎,是十多年北国生活的馈赠。一到入春、入秋之际,我便成为最多愁善感的人,鼻翼抽抽,泪水涟涟。医生诊断为过敏性鼻炎,断言无根治之法,除非远离过敏原。而我很怀疑我的过敏原乃是季节变化本身,如果真如此,那么,除了搬迁到无四季轮换的寒带或热带,再没有什么办法可想了。

  自知有过敏之症,特别留意一切和过敏有关的事。于是,发现了千奇百怪的过敏者。有人对太阳光线过敏;有人对主食过敏,普通米麵都不能吃,必须食用特制的大米、面粉。我还有位朋友食路宽绰,独对鲇鱼过敏,问其根由,则曰自小食鲇鱼必喘,干脆戒绝。

  最令我惊讶的是看到了“WiFi过敏”的报道,这似是种尚不明朗其病因的过敏,有人认为即电磁波过敏。患者会感到头疼、恶心、抑郁。不过,此类过敏报道不多,应属罕见。不然,在这个几乎无处无时无WiFi的世界,想避开过敏原,比我这个过敏性鼻炎患者还要麻烦。

  在我考证“罕见过敏”时,还发现有网友调侃自己是“无WiFi过敏”。一旦到了没有WiFi的环境里,顿觉浑身难受,心烦气躁,时间一长,甚至出现抑郁前兆。其实,无WiFi带来“过敏”,就是“WiFi依赖症”。

  离不开WiFi,说到底是离不开网络。网络像特殊空气,从人们的生活需要变为生存需要。八月二十七日发布的第四十八次《中国互联网络发展状况统计报告》显示,截至二○二一年六月,网民规模达到十点一一亿,使用手机接入的占百分之九十九点六。而这主要靠手机联系起来的十亿人,构成了这个地球上最为庞大的数字社会。一撇一捺,互相支撑而为人,离不开网络,说到底是因为我们离不开同类。

相关内容

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