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报电子版
首页 > 艺文 > 小公园 > 正文

红尘记事/婚 戒\慕 秋

2021-09-21 04:30:25大公报
字号
放大
标准
分享

  在某报馆工作时,副总编是一位退休后去美国生活,然后又被公司返聘回港的人士。某日去他办公室签版,他正写社评,将结尾处的一首小诗念给我听,说有一字总是不押韵,我脑光一闪念出一字,他欣然叫好。他看我的版面时,手上婚戒在灯光下闪烁,便问他是不是换了新的?他说老妻近日来港陪他,二人去金店订做了新婚戒:“昨日刚拿到,指环里圈刻了我俩的英文名缩写。”

  我结婚那个年代不太重视婚戒这回事,听了他的话后觉得人家老夫妻的相处真是温馨,突然有了想要婚戒的冲动,与先生说起,他认为你要你去买就是,男人戴什么戒指?幸好他后来改变想法,我们也一起去金店挑选了一对铂金婚戒,上面有颗小钻石。有位无婚戒的亲戚曾问我:“戴与不戴有何不同?我老公是决不肯戴的。”我说各随心意吧,这种事并非“必须”。

  说是并非必须,但已婚者都知婚戒的意义,象征着遵守婚约的承诺,婚戒亦具有一定约束力,“我已婚,不能再接受你的追求。”“我有妻小,不能沾染此不良行为”……婚戒也是爱的信物,可抚慰相思的寂寞。

相关内容

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