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报电子版
首页 > 艺文 > 小公园 > 正文

大川集/当指挥放下指挥棒\利贞

2021-09-22 04:26:46大公报
字号
放大
标准
分享

  当指挥放下指挥棒的时候,精彩就要开始了。

  香港中乐团艺术总监兼终身指挥阎惠昌,缓缓地放下指挥棒,双手齐挥,优美的音乐就从香港中乐团八十多位乐师的指尖流出,汇聚在此,随着阎指挥左手的起而高亢,右手的伏而低沉。

  谭盾作曲的《西北第一组曲》就在这起起伏伏之间,荡漾在空气之中。刚刚还身在维港之滨文化中心音乐厅的我,转眼之间就来到了天高云淡的黄土高坡。随着第一乐章《老天爷下甘雨》感受煎熬,求雨之时的烈日当空尘土飞扬,是生存的逼迫;随着第二乐章《闹洞房》感受狂欢,热热闹闹洞房花烛,是繁衍的快乐;随着第三章《想亲亲》感受憧憬,梦幻的音色与片状的音律,是未来的憧憬;随着第四乐章《石板腰鼓》感受自信,音乐厅中的三架大鼓,敲出了黄土地上的狂热摇滚,乐师们明明穿着绛色长衫,眼前仿佛看到耀眼的白头巾飞舞的红绸缎。

  怪不得阎指挥要放下指挥棒,乐师用乐器在舞蹈,指挥一只手怎么够用?须得放下指挥棒,腾出右手一并加入,才能舞出曲中的热情与狂放。

  谭盾曾说过自己的目标是:用无国界的音色做出有传统、有出处的新音乐。香港中乐团又何尝不是如此呢?一场《牡丹亭.黄土地》的音乐会,除了《西北第一组曲》之外,还有香港年轻作曲家写的《盼》,有根据《牡丹亭》创作的同名曲笛、筝双协奏曲,有采用苏州评弹素材写的《第二琵琶协奏曲》,一场音乐会居然已经走遍了大江南北。

  疫情之下,困坐孤岛,好在香港中乐团第四十五乐季开幕了,就坐在音乐厅中,让音乐带我去旅行。

相关内容

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