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报电子版
首页 > 艺文 > 小公园 > 正文

文艺中年/冰皮月饼\轻羽

2021-09-22 04:26:47大公报
字号
放大
标准
分享

  香港是美食天堂,除了汇集各式美食,更重要是香港厨师的创意,往往能将普通食材化为神奇,又或在传统食谱增添新意。如此方能让食客每隔一段时间都可以获得新颖的感受,永远不觉沉闷。

  端午节的糉子是其中一个例子,另外就是中秋节的月饼。小时候,我家若能吃到蛋黄莲蓉月饼已觉满足。所谓蛋黄,亦即是“单黄”,意思是月饼核心只有一个蛋黄,价格相对于“双黄”当然较为便宜。香港人习惯将月饼平均切开成四件来吃,当年我看着妈妈用刀子切开月饼,我必定会留意蛋黄会否偏移至任何一方,那么就是其余三件只变成纯淨莲蓉,不单感觉乏味,更令人自觉运气欠佳。记忆中,无论“单黄”月饼切成什么模样,妈妈也会把有蛋黄的一件给我。

  时至今日,基于食物健康的因素,制造商已经没有刻意以蛋黄的数量来营造月饼档次。从前曾经出现的“三黄”甚至“四黄”月饼已不多见,取而代之是其他新奇款式。多年前,香港已出现白莲蓉月饼,令我好生奇怪,因为那些莲蓉根本并非白色。后来我才知道那是较为清淡的莲蓉,制造商换上另一名称只是市场推销策略。往后下来,五花八门的月饼就像智能手机般,每年皆有新款式、新型号。一口一啖的迷你月饼;质感奇特的奶黄流心月饼;适合素食者的全素月饼。最令我啧啧称奇的是以榴梿为馅料,号称“猫山王”的月饼。我见榴梿会退避三舍,但也欣赏创造者的心思。

  我对月饼没有特别偏好,亦不会主动购买,从前都是妈妈买一盒月饼应节,现在则是太太买几盒月饼给长辈,最后才留一盒或几个月饼自家享用。我儿最喜爱冰皮月饼,又或是巧克力味道的雪糕月饼。不论是什么款式,我觉得最重要是一家人团圆,老幼一起吃月饼才有真正意义。

相关内容

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