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报电子版
首页 > 艺文 > 小公园 > 正文

瓜园/既要,也要\蓬山

2021-09-24 04:32:15大公报
字号
放大
标准
分享

  近日读到清华大学一位教授的文章。教授本是顶尖智库的学者,后入政府部门工作数十年,退休后执掌教席。她在文章里谈到工作中接触到的现象:有一个问题,专家们都有意见,但公开讲时都用“两方面”来平衡,教授只好继续问他们的意见是“既要,也要”,还是“既要,还要”,或者是“既要,更要”,他们想了想说是“既要,更要”,由此表达了他们的倾向性。

  汉语博大精深,上述几个词,虽然字面上看起来差不多,但倾向性却不同。“既要,也要”,前后两方面比较势均力敌,基本处于同等地位;“既要,还要”,则是以前者为主,后者作为补助补充;“既要,更要”,当然便是侧重后者。这样讲的好处,是谨慎隐晦地将自己的观点,置于四平八稳的语境中,由读者自己取品味体会。

  《旧唐书.苏味道传》:“处事不欲决断明白,若有错误,必贻咎谴,但模棱以持两端可矣。”这就是“模棱两可”的由来。专家们这么做,也有苦衷,万一观点出现偏差不被接受,遭到批评,甚至网络暴力、人肉搜索,实在难以承受。

  这种事情,“打工人”也是司空见惯。某友在一家地产公司负责战略研究,其实日常最多的工作就是为老总写文件、讲话稿,经常加班到深夜。很多时候明明只是为了部署某项工作,但几乎每次写的文件,都要行销、品牌、财务、管理、土拓面面俱到,“既要……”满纸。各部门、分公司的回馈汇报,也依样画葫芦,都怕万一漏掉某一点,将来担责任。于是,尽管知道没必要,但都心照不宣地习以为常。

  也有年轻气盛的新丁发问:为什么不提提意见,不要这么内卷?然而,提意见这事,既要智商,也要情商,既要技巧,更要勇气,我们有否?

相关内容

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