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报电子版
首页 > 艺文 > 小公园 > 正文

墟里/秋天的味道\叶歌

2021-09-27 04:27:46大公报
字号
放大
标准
分享

  八月初立秋时天气还热,美国小镇日最高气温高达三十五度。不过秋天的脚步毕竟近了,早晚凉爽,最低气温只有十二三度。九月下了几场雨,降温了。十月就可能下一次小雪。每当此时,我就有点惆怅,不知即将来临的冬天还会面临多少风雪、冰冻的考验。

  江南就不同了。八九月总要经历一阵“秋老虎”,一直到“十一”国庆日前,白天依旧暑气未消,带几分燠热。银杏结实,橘柚挂果,桂花芬芳。街头散发着烤红薯、糖炒栗子、重阳糕、生煎包、鲜肉月饼的香气,文人墨客与老饕一起为大闸蟹垂涎欲滴。但隔着二十多年的岁月回头看,出国前也未必年年都能安享秋日甜美、丰硕的收获,反倒因九月一日开学返校总会感到若有若无、隐隐约约的惶惑。

  到美国后的二十几年,上学、工作,大部分时间住在冬季漫长寒冷的中西部地区。夏季自然比老家容易过,秋天却分外短暂。仿佛前一刻还在嗅闻烤肉的油香,下一刻就是冷冽西风扑面而来了。晴好的日子,枝头红叶闪亮,鼻尖萦绕着新除草坪的甜香,总让我想到新鲜出炉的全麦面包。本地此时的传统食材是南瓜、番薯、蔓越莓。加上豆蔻、桂皮粉烤製的南瓜派是比较考究的吃法。最简单的做法是白薯、红薯、紫薯或日本小南瓜切块,淋上橄榄油,放到烤箱里烘烤,质朴无华,滋味也不错。也有人将笋瓜洗淨,去瓤,粉碎,加香料煮成浓汤,在寒气侵袭的夜里是饱腹暖身的相宜吃食。

  故乡的吃食终究只能是记忆中的蛊惑。近日朋友从韩国人开的超市里买来柿子与我分享,红艳艳的倒很讨喜。

相关内容

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