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报电子版
首页 > 艺文 > 小公园 > 正文

漂游记/别样假期\杜 若

2021-10-05 04:28:35大公报
字号
放大
标准
分享

  上周的这个时候,我正式踏上了隔离的路途,也度过了人生中最别样的十一假期。因工作的安排,我回内地工作一段时间,需要在深圳进行隔离。当载着我的隔离车辆从关口开出,驶向酒店时,兴奋的我也以为自己做好了心理建设。做好了这是二十一天中,我距离外面的世界最近的一刻的心理准备。

  隔离开始的时候,我就像过去出差一样,从行李箱中掏出日常用品,想着除了无法出门外,应该与宅家办公不会有太大差距。毕竟之前已经经历过多次疫情,多次在家办公,也算是“富有经验”了。

  但是,很多细节上的差距,让隔离生活变得不那么舒适。极软的枕头承托不住我的脖子,每天起床都感觉在落枕边缘徘徊;写作与办公的时候没有可以靠背的椅子,只能坐在沙发驼着背“线上搬砖”。

  生活习惯上的改变更是巨大,第二天,我尝试了久违的手洗衣服;第三天,我找酒店要了一套简单的折叠桌椅,终于不用驼背办公了;第四天,我开始从外卖平台点餐水果与优酪乳……更不用说门外尽职坐在走廊的工作人员与一周四次的鼻拭子测试了。

  日复一日的重复生活磨灭了星期的概念,每日望着窗外,望着窗外城中村里骑着摩托的人们,望着坐在楼下喝茶閒坐的老人们,甚至望着窗外往上扶摇直上的空白纸巾与塑胶袋,我都会闭上眼睛,将思绪代入他们,想着解除隔离之后的生活。每日有着属于自己的足额二十四小时,却也是一种非常特别的体验。我能够更加细致与深入的观察与审视窗外的雨点、远处的大厦,甚至还有电脑前的我。

  小小的酒店房门隔离了我与外界的接触,正如疫情隔了人们之间的距离一样。当十一的朋友圈“刷屏”的同时,我独自坐在酒店房间,享受着疫情中的独特体验。这个十一假期,肯定是终身难忘了。

相关内容

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