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报电子版
首页 > 艺文 > 小公园 > 正文

食 色/红糖糍粑\判 答

2021-10-05 04:28:36大公报
字号
放大
标准
分享

秋天,寒露将至,这时候吃的甜品,数红糖糍粑最切合时令,一闭眼,黏上的黄豆粉簌簌抖落,炒得喷香,退一步还夹着夏日的清爽,进一步就像逼退了寒气的暖阳,热乎乎、暖融融。如今的川菜馆子,纷纷把红糖糍粑写进菜单,就连街边串串香都一定要用它撑起半壁江山。求人不如求己,果然西式点心没法进退皆宜,还是带着红尘气的“本土之光”生命力更旺盛。

红糖糍粑最适合这个季节,从养生上看,糯米、黄豆都是佳品,从口味上讲,一顿大餐行至尾声,一份刚炸好的糍粑端上桌,焦脆喷香,谁能抵抗得住?正赶上有人酒足饭饱中场休息,有人兴致勃勃觥筹交错,油光锃亮中骤然闪出一个婀娜身影,想不被注意到都难。瘦长高挑的糍粑虽然生性低调,但人生阅历不浅,制作时要经过数个工序的考验,从和麵、捶打到揉捏、成型,最后再落入油锅,羽化成仙。挑剔的是,就算准备工作再到位,如果炸出了偏差,也一样没法过关。谁没吃过鸡肋一样的糍粑?硬而不脆、软而不嫩,毫无灵性不说,简直就是给同类抹了黑。

好比天妇罗,只有控制好油温和火候,糍粑才能周身泛光、面带微笑。内里所有缝隙都被填满,极具弹性和延展,咬开的瞬间跟芝士拉丝神似,但状态更饱满,柔中带刚。身边的红糖浆后来居上,把半截糍粑放进去滚一圈,或者直接浇上去,不用担心脆皮会被潮湿感覆盖,黄豆粉恰好成为那若有若无的一道墙,隔开了不怀好意的侵袭,只为保证入口时分最大限度的快乐。

吃糍粑,很难归纳吃的是那口口咔嚓的爽感、软糯内馅的甜嫩、还是跟黄豆粉和红糖浆你方唱罢我登场的阵仗,只想不停叮嘱自己,快吃掉,再晚一秒,就要扣分了!

相关内容

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