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报电子版
首页 > 艺文 > 小公园 > 正文

大川集/有魔力的手稿\利 贞

2021-10-06 04:26:41大公报
字号
放大
标准
分享

  自从上次在香港中央图书馆发现可以借阅作家手稿之后,我就一直心心念念想要找个机会回去再看。这次终于给我找到了两个小时的空閒时光,立刻一头扎进图书馆。这次,借的是余光中先生的手稿。

  眼前是余光中先生的《弔济慈故居》浅黄色竖排格稿纸上,余光中先生的字工工整整,每个字都大大的,或多或少都超出格子的限制。“天”字的一撇一捺左右出格,“色”字则竖着跨过了上下两格,仿佛余先生用格稿纸并不是为了让横线限制自己字的大小,而是只是想借助竖线来让每一行字写得整齐。

  “两百年后,美,是你唯一的遗产/整栋空宅都静悄悄的/水松的翠阴湿着雨气/郁金香和月季吐着清芬/像你身后流传的美名/引来东方的老诗人寻弔。”

  在香港中央图书馆小小的阅览室中,余光中先生亲手写出的文字带我穿越了时空,来到北伦敦那幢小白楼前。两百多年前,济慈这位与拜伦、雪莱齐名的浪漫主义诗人曾在这里生活;自称“东方老诗人”的余光中先生,同时又是济慈诗作的中文译者。虽然在济慈于意大利离世之后七年,余光中先生才在南京出生,但在手稿的一笔一画之中,我仿佛看到了两位诗人的对话──

  身患肺结核的济慈,咳出一口鲜血。

  余光中的眼中满是忧虑与悲伤:“写诗与吐血原本是一回事/乘一腔鲜红还不曾咳乾/要抢救中世纪未陷的城堡/古希腊所有岌岌的神话/五尺一寸的病躯,怎经得起/冥王与谬思日夜拔河。”

  济慈指着自己的墓碑说:“此地长眠者,声名水上书。”

  余光中回答说:“岂能让名字漂在水上/当真把警句咳在血中。”

  从手稿中再次抬起头的时候,惊觉已是两个小时之后。果然是能让人穿梭时空的、有魔力的手稿!

相关内容

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