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报电子版
首页 > 艺文 > 小公园 > 正文

文艺中年/雁过留声\轻 羽

2021-10-06 04:26:42大公报
字号
放大
标准
分享

  九月份,香港舞台剧界接连发出哀号,两位女性戏剧工作者先后因病离世。雷思兰是香港话剧团的资深演员,热爱戏剧的观众必然看过她的舞台演出。思兰本身来自内地,能操标准普通话。八十年代中期我曾观赏思兰在港演出翻译剧《不可儿戏》的普通话版,在当时的粤语剧坛可说是突破。多年来,思兰都是香港话剧团的中坚分子,演活不同角色,在普罗剧迷心中留下深刻印象。

  另一位毕业于香港演艺学院编剧系的锺燕诗,二○一○年编写《我不是霍金》,剧本以自闭症为故事主线,透过年轻女角阿昕表述其家庭,包括父亲、母亲及患有自闭症妹妹阿希的生活感受,表达了本地特殊病患人士的情况,与社会的关系,以及其身心发展目标。燕诗的编剧技巧既有整体布局,亦有旁枝插叙;间有通俗幽默,亦有抒情写意,令《我》剧获提名当年香港小剧场奖的“最佳剧本”。据悉燕诗是“八十后”世代,近年虽然病患缠身,但仍不忘剧本创作及戏剧教育的工作。英年早逝,实在令人更加惋惜。

  人生匆匆几十年,吸气与呼气之间就是一辈子,活着到底能够得到什么?诚然,世间何止千百万人,大部分人都是平凡地度过,默默无闻,终生没有遗下名声或贡献。另有一些人,在固然或偶然之间,对自我或他人做出一些事情,或是一些成就,那么便特别令人敬佩及怀念。如我般在香港成长的一代,有多少人已经离去?这刻我想起梅艳芳的歌曲《似水流年》,又想起罗文的名曲《狮子山下》,以至沈殿霞(肥肥)的爽朗笑声,这些陪伴我们成长的声音,就在脑海盘旋不去。

  所谓“人过留名,雁过留声”,感谢艺人和艺术家在世间留下一份印记,为我们这些普通人的生活添上一份姿采,为我们的生命留下一份美好和珍贵的回忆。

相关内容

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