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报电子版
首页 > 艺文 > 小公园 > 正文

瓜 园/杜甫的新诗\蓬 山

2021-10-07 04:29:26大公报
字号
放大
标准
分享

  如果我是杜甫,我现在想哭。

  因为杜甫有了新作品。要问现在网上影响最大的杜诗是哪首?是“国破山河在,城春草木深”,是“万里悲秋常作客,百年多病独登台”,还是“安得广厦千万间,大庇天下寒士俱欢颜”?都不对。而是下面这首:“你我暮年,閒坐庭院。云卷云舒听雨声,星密星稀赏月影。花开花落忆江南,你话往时,我画往事。愿有岁月可回首,且以深情共白头。”

  老杜泉下有知,得知自己“被”写了这么一首诗,一定气得想报警。本来笔者也只是当一个段子看。不料,仔细一搜检,各类社交、直播、视频、音频平台上,却是传得铺天盖地,其风头之劲,俨然屠龙刀倚天剑:“号令天下,莫敢不从。”

  有人因此看破红尘、生无可恋;有人感慨岁月静好、生生欢颜;有的唏嘘人生苦短,譬如朝露……配的图片、视频,从塞纳河边的长椅,到三亚的沙滩;从凤凰的吊脚楼,到沈阳的烧烤店,一个个醍醐灌顶,一个个把人世看穿,但就是没有一个能抽出三分钟找本书翻一翻。套用当前的做法,这算是“诗媛”了。

  这类做法,本也不新。这些年,被祸害的诗人作家,不计其数。比如,流传甚广的“你爱,或者不爱我,爱就在那里,不增不减……”本是广东一位“八○后”女作家创作的,被安到了六世达赖仓央嘉措头上。李清照、李商隐、纳兰性德、徐志摩等都是最早的受害者,紧接着,李白、鲁迅也不能幸免。没想到,如今轮到了杜甫。

  杜甫一生过得惨兮兮的。落魄的时候,衣食都成问题。如今,却被一勺勺地将齁甜的麦芽糖往肚子塞,在满是褶皱的老脸上涂上浓烈的腮红眼影,真是于心何忍。其实,他们要的只是“鸡汤”的香浓,究竟杜甫怎样,才不在意呢。

相关内容

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