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报电子版
首页 > 艺文 > 小公园 > 正文

食色/烟熏鸡腿肉\判答

2021-10-13 04:29:00大公报
字号
放大
标准
分享

  日本的居酒屋虽然大多晚上才开始营业,但不知为何,总给人一种全年无休的感觉。大概这就是酒肉穿肠过的兴致吧,明明只有短暂片刻,也会觉得生命迎来了另外一个高潮,可以永续。而居酒屋里的菜品见多了、点多了,也会期盼来点刺激,彼时出现的烟熏鸡腿肉,就恰到好处让人心中一颤,配上烈酒,管他日后会在哪里重逢。

  这道菜,以往吃的是另一种禽类:鸭。以鸭胸肉作为载体去熏製,虽然甘甜和滑嫩,却还是人云亦云,少了些个性贲张。更何况烟熏鸭胸肉的天花板也不过是低温、分子系,吃到食客们嘴里,并无多大差距。再加上出场阵容通常都是水果、菜叶,怎么折腾都跳不开命运的桎梏。但鸡腿肉可不一样,特别是在居酒屋这样的地方,外面步履匆匆,屋内烟雾缭绕,串烧们一盘一盘端过来,带着顶住脑门的香气高调出发,而它将身一转、盖头一掀,醉生梦死里惊现一股清流,一时间竟还分不清是梦是醒。

  烟熏鸡腿肉这道菜,绝对是老板想让我出卖灵魂的一个花招。几片薄厚刚好的鸡腿肉盘在一起,粉嫩、漂亮,不像鸭胸肉那样浓妆艳抹,一眼看就觉得是化了最心机的“裸妆”。这种容貌姿色,完全不该出现在餐桌上啊。这不是应该放在美妆教程里,告诉大家如何做到“肤若凝脂、似有浅笑”的么?好吧,是我见识浅薄,一片肉放在嘴里,是烟熏的熟悉感,却多了一份弹牙和温存,用鸡肉固有的好脾气,把任何人都吃得没有了脾气。滑溜溜的肉汁水饱满,在细嚼慢嚥的过程中被推上巅峰,好像这只鸡都能复活,跟着你一起去大草原上肆意奔跑。前几轮的肥腻感慢慢沉淀,抬眼看到老板的笑,我这灵魂,怕是早已出窍。

相关内容

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