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报电子版
首页 > 艺文 > 小公园 > 正文

童眼观世/快乐也有教练?\梁 戴

2021-10-14 04:26:59大公报
字号
放大
标准
分享

  快乐是主观的感受,两个人面对同一客观处境,却可能有截然不同的感受,经常举的例子是,看到面前半杯水,乐观的人心里庆幸还剩下半杯水,悲观者则担心只剩下半杯。听一场古典音乐会,爱好者如痴如醉,不懂音乐者却昏昏欲睡……

  疫情下,社交隔绝,生活大受影响,许多人都感到焦虑,于是有所谓专家开班教导快乐,甚至成为了一项热门课程。领英(LinkedIn)网站上登记为人生导师的有将近二十万,其中一点五万在英国,登记为快乐教练的,全球有一千六百人,一百一十六人在英国。快乐教练通常每小时收六十至一百二十英镑(约六百六十至一千三百二十元港币),这个价钱绝对不是每一个寻求快乐的人能负担得起的。

  笔者不太苟同这个新行业,与心理医生、精神科医生相比,快乐教练没有相关法律规范,他们也没有接受过任何职业培训或取得职业牌照,从业者良莠不齐,甚至不排除有误导的情况。

  快乐的秘诀是什么呢?即使是哲学家,给出来的答案也大异其趣,其中不乏一些老生常谈。英国哲学家罗素说:“那就是维持最广泛的兴趣,对于吸引你的人或事,尽可能保持友善的态度,而非敌对的心态。”希腊哲学家艾比克蒂塔斯(Epictetus)则说:“不要忧虑超过我们能力的事,这是追求快乐的不二法则。”孔子曰:“饭疏食饮水,曲肱而枕之,乐亦在其中矣。不义而富且贵,于我如浮云。”老子呢?“以无为有,以空为乐。”

  人生在世,每一个人都在寻求快乐,每一个人处境又不尽相同,达至快乐的方式不能千篇一律。人生不如意十常八九,即使环境改不了,只要心态有所改变,也可以从抑郁焦虑中超脱出来,这个是别人教不了的。

  如果遇到的是长时间的抑郁,甚至伴随失眠、食欲不振,就需要药物及心理治疗。对于有自毁倾向的人士而言,首先更应该向医生等专业人士求助,以免情况恶化或出现错误评估。

相关内容

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