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报电子版
首页 > 艺文 > 小公园 > 正文

人与岁月/我所认识的江迅\凡心

2021-10-15 04:27:43大公报
字号
放大
标准
分享

  前天挂八号风球。狂风骤雨中,江迅走了。

  我对衔头一类不太关心,闹不清他头上有多少顶官帽。我的认知中,他是资深传媒人,精力充沛的活动家,勤奋的写作人,又是一位诚恳的老朋友。

  多年前,我正年轻,写的小说被关注评论。江迅也正年轻,在《文学报》当记者,从上海跑到广州,访问了我。那时还没有电话联络,也不兴请人喝茶。我和他大概是写信约好了时间地点,他就上我家来了。我们坐在饭桌旁,对着一杯清茶谈了两三个小时。现在只记得,他不停地做着笔记。

  此后没有再见。直至到香港见到“江迅”的名字,才知道我们都已生活在同一城市。与他较熟络,还是近几年的事。

  香港一年一度的书展,有多个阅读活动和讲座。邀请内地、港台嘉宾讨论讲题、迎来送往、安排住宿膳食……需要人脉广、有活力、有经验的搞手。江迅实是最佳人选。

  这些年我都受邀在江迅主持的“我们一起悦读的日子”活动里说几句话。那个活动经江迅努力,已成为在内地、港台都有声望的一个书展著名品牌。

  江迅带领着一批实习生,她们多是内地来港读硕士的女孩子,被训练得有礼专业,勤奋好学。江迅对她们既有上司的威严,又有老父的关切。我就亲眼见到他板着面孔追责一名工作有误的实习生。事后他解释:我这是对她们,也是对她们的父母负责。

  活动之后常是饭叙。那一刻可以扯些不着边际的轻松话题。今年饭叙在湾仔一家烧腊饭店。江迅说他计划要采访香港十个人,写十本书。谈话中,他顺便调侃说:“男人没一个好东西!”实习生们一起哄,他加了一句幽了自己一默:“包括我!”

  哈哈大笑中,我看到了江迅的另一面。

相关内容

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