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报电子版
首页 > 艺文 > 小公园 > 正文

负暄集/维园四季\赵 阳

2021-10-18 04:27:20大公报
字号
放大
标准
分享

  记忆中的你,是从冬天开始的。

  一个冷雨淅沥的夜,我被中央图书馆的闭馆广播生生赶出来,为找了一晚写毕业论文的书却一无所获而不开心,信步踏上天桥,走近你,然后走进你。梧桐叶在地上打着卷,路灯下泛着淡淡的光晕,冷峻中透着些许俏皮,说不上温馨,但很治愈。三三两两夜跑的街坊,从身边经过,力与美的原始气息,夹杂在微冷的空气里,钻进鼻孔,让心豁然开朗:有些欣赏,虽然注定只有背影,却依然存在,宝贵而真实。那夜,我在你的怀抱里走了几个来回。或许这只是你万千记忆中的瞬间,但你成了我心里唯一的维园。

  之后没多久,就是春节。同住康城的Luke去逛花市。大大小小的摊位,红红火火的年味,把热闹、喜庆连同花朵种到了你的心里。我选了几束蜡梅与百合,还配了一大把满天星。临走时,看着幸福的人潮涌向你,心里生出几分异乡过年的宽慰。对这份热闹,或许你谈不上欢喜,但接纳并包容着,让它成为时光的养分,在你豁达的胸怀和温存的目光里,慢慢地长成又一个春天。

  三月时,最喜欢去网球场旁边的大草坪荡秋千。为了抓住转瞬即逝的春光,我曾无数次放弃午饭从公司偷溜出来,专程来看你。不过,春天实在短暂,仿佛秋千还在摇荡、吱吱呀呀的声响还未散尽,日子就入了夏、继而秋。翻出六年前与一班老友去荡秋千的相片,大家如今各奔西东、天各一涯:Alex去了台湾做医生;Luke先是去前海创业,然后又到上海成了家;恒仔把香港的早茶舖开到了法国。而你依然是你,静默不惊地看着这一切。流水般的命运,且行且上的光阴,我亦不再有相片上那青春的瞳孔、纯真的笑容。

  周末又去打球。午后的阳光暴晒。我便深深地怀念起你的冬天来。

相关内容

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