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报电子版
首页 > 艺文 > 小公园 > 正文

閒性閒情/大彬壶上的刻款\李英豪

2021-10-22 04:27:01大公报
字号
放大
标准
分享

  现今喜爱收藏古代名家手製宜兴茶壶的同好者,皆欲拥有明代万历期间製壶大师时大彬的真品。其杰作具创意,造型独特,线条优美,一脱尘俗,妙出心裁,工艺精巧,流畅灵活,不务妍媚,樸雅坚致,风格别树一帜。可惜,坊间触目所见,皆属仿制的贋品,几乎无一是真。见识不深者,辄以为紫砂壶上有名家的刻款,大多应属“真品”,结果白花金钱而受骗。作伪者就是利用一些“壶迷”崇尚名家的心理,牟取暴利。像仿时大彬的六角形僧帽壶、鼎足盖圆壶等,皆有“时大彬製”或“大彬”的刻款,甚至有刻印;可说画蛇添足,更露出马脚。根据存世出土实物和可靠的文献所载,时大彬的真品“从未见署款而兼盖章者”;因为既非时大彬一贯的作风,亦非那时所兴。

  除了紫砂泥的品质和製壶的工艺外,最大的破绽就是刻款。近仿伪品刻款的字体,有些不是正楷或行书,有些则毫无书法基本的造诣,甚至草率或欠缺行气与笔法。我们可细察分别在江都、无锡和福建漳浦出土的大彬紫砂壶,上刻的名款大都为正楷,用笔熟练严正,一丝不苟,起刀轻挑(通常待紫砂泥半乾时用竹刀代笔刻款),一撇一捺劲力内蕴,落锋深浅有度(见附图左方真品上的刻款“时大彬製”);可见他对书法造诣甚深,结字紧敛疏朗有度,体势开张间带稳重,注重起笔(刀)收笔、转折暗过,以及鈎点出锋的提按,堪称集中唐楷书之长。反观伪品,过于刻意模仿,并非自然地一气呵成,难免欠顺畅,甚至显得断断续续。像附图右方“大彬”二字刻款,是清代伪品的仿款;刻者功力已算不错,但难掩一笔一画皆经过精心修饰的痕迹。从前曾目睹扬州市博物馆和南京博物馆所藏的时大彬壶。前者乃从万历四十四年墓中出土的紫砂小六方壶,泥色红若胭脂,方身圆颈,璧形壶盖,壶嘴作三弯形,与壶把均高至壶口,底亦作六方形,造型古朴雅趣;壶底铭刻行书阴文“大彬”二字,雍和平正、开合有度。后者所藏紫砂提樑壶,除盖上刻“天香阁”三字,并有“大彬”刻款,二字点划峻利,骨力劲健。其作品可说“千奇万状信手出,巧夺坡诗百态新”。

相关内容

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