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报电子版
首页 > 艺文 > 小公园 > 正文

瓜 园/两篇贺寿词\蓬 山

2021-11-25 04:28:08大公报
字号
放大
标准
分享

  一九一九年,教育家严修六十寿辰。严修虽出身旧时代,青年时中进士、点翰林、外放学政、内升侍郎,而中年后多次赴日赴美考察,思想开明,创办天津南开大学,名望甚重。几位青年女学生,联手刺绣一匾额前来贺寿。严修欣然笑纳,悬置客厅。

  后来,一位朋友看到,匾额上竟用了“永怀”二字,这可是追思逝者的挽联用词,用于祝寿,显然大为不妥。但严修从容而谈:“学生用词或有不妥,但感情是真挚的;况且,人人终有一死,又何须介怀。”其大度坦然之修养境界,令人感佩。十年后,严修病逝,天津《大公报》总编辑张季鸾亲撰社评《悼严范孙先生》,谓“严氏之持身处世,殆不愧为旧世纪一代完人。”洵非溢美之词。

  另一个贺寿的故事与民国名士黄侃有关。黄侃与老师章太炎、刘师培均为有名的“狂人”。章太炎多次催他著书,黄侃都以“年五十当着纸笔”为托辞。一九三五年,黄侃五十岁生日,章太炎特意送来一副贺联:“韦编三绝今知命,黄绢初裁好著书。”须知,那个时代,章太炎可是润格最高的大家,给黎元洪写墓志铭就收了上万大洋。这寿联文辞俱佳,既勾陈往事,又寓督促于奉承之中,给足高徒面子。

  不料,黄侃看后,却不怿良久。原来,寿联中既有其姓“黄”字,又有“绝命书”三字。且按照曹操杨修“绝妙好辞”的典故,“黄绢”二字亦为“绝”字。其实黄侃亦知恩师绝无恶意。只不过黄侃性格狂放乖戾,这便往往失之偏狭,属易怒体质。这一年重阳,他饮酒过量,猝然身故。钱锺书小说《灵感》有一段写主人公“作家”在某资本家五十岁生日时写了几千字颂词,但资本家喝多了酒得急病去世。有人认为即是影射这段故事。

相关内容

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