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报电子版
首页 > 艺文 > 小公园 > 正文

大川集/途中书\利 贞

2021-11-25 04:28:08大公报
字号
放大
标准
分享

  自古就有“枕边书”的说法,大概是睡前读几页,当睡意如约而至的时候,就可以放下书,安然睡去。虽然每个人的枕边书都不一样,甚至同一个人不同时期的枕边书都会不一样,但能成为“枕边书”的,总有一些共同特点吧──

  应该不会是扣人心弦,一拿起来不读完就放不下的悬疑小说吧;应该不会是感人至深,看完之后一颗心会怅然若失久久不能平静的爱情悲剧吧……一本书,至少要在物理上和心理上具有双重的可以“放下”的特性,才能成为一个合格的“枕边书”。我自己中学时代,持续时间最长的一本“枕边书”就是《东周列国志》─王朝战争,家国情仇,多少爱恨,多少波澜壮阔以精炼的文言文写下,就多了一份克制与内敛;长篇章回体,读完一章伸个懒腰刚好可以安心入睡,若是一章读完还有精神,那就再读一章。

  如今工作之后,每天睡前都已筋疲力尽,反而是早晚通勤搭乘长途巴士的时间,变成了最佳的阅读时机,所以“枕边书”变成了“途中书”。也不是所有书都适合当“途中书”的,需要高度集中精神的读物并不适合,比如最近在读的《置身事内:中国政府与经济发展》是一本非常好的介绍中国政府运作体系的书。但在摇晃的巴士上,在温暖的晨光中,将精神高度集中的结果,就是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昏昏入睡,猛然醒来的时候,已经是半个小时之后快要下车了,总觉得对不起手中这本书。最近的“途中书”是村上春树的《第一人称单数》,一个个很美丽很“村上”的故事,独立成篇又彼此呼应,在巴士上通过文字听村上娓娓道来,很是惬意。

相关内容

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