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报电子版
首页 > 艺文 > 小公园 > 正文

食 色/感恩猪排饭\判 答

2021-11-25 04:28:09大公报
字号
放大
标准
分享

  别问我为什么,感恩节明明是个西方节日,可这一天到来时,我却偏偏想钻进日本料理屋,吃顿香喷喷的滑蛋猪排饭。

  大概是这两年人间清苦吧,但凡居住在地球上,不同地方的人都彻头彻尾、毫无准备地体会到了这种艰辛。有人要跟心仪的工作告别;有人要跟过去的自己割裂;有人不知道前路如何,只能在黑暗中一点点摸索着,摸索着。但只要不倒下,就是一条好汉。“疫情真可怕”──是这两年里我们最常发出的一句感慨。但随着时间流逝,越到如今心境却越不一样了,可怕归可怕,日子不能落下。曾经的一个冲动一张机票,一次不如意换一回说走就走,现在都剩下方圆几里,自己给自己的命题。

  依旧不容易,眼前却也逐渐清晰。得意时有得意的爽脆,到混沌期也要有勇气打一个滑蛋,在混沌中抬头微笑,才能吃出寒风中凛冽的勇气。要是以前,我会坚守猪排为猪排、滑蛋是滑蛋的道理,最恨混淆不清模糊定义,好端端炸酥酥的食材,非要蹚这一趟浑水。可风水轮流转,这个日子里的猪排饭,非要加上滑蛋才算不负生活。眼看着蛋液蓬松完又轻轻落下,包容着猪排的高调和犀利,也说不清谁为谁定了型,谁给谁留了情。一口吃下去,软中有脆,欢喜得没有防备,竟然在猪肉中找到了平和跟鲜甜。连万恶的油花好像都被“收服”了,曾经它大喇喇让我们头痛,如今被洋葱和酱汁打败到无形,又有野心,又带亲切。连盘中的味噌汤和那一小碟醃大根,都变得才华横溢、文武双全。而此刻端坐在它们眼前的我,不正是那个心意坚定,想不急不躁穿过黑暗的自己么?

  果然,曾经的苦闷和焦躁,一下子就消失了。

相关内容

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