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报电子版
首页 > 艺文 > 小公园 > 正文

閒性閒情/雅樸精妙如天成\李英豪

2021-11-26 04:26:20大公报
字号
放大
标准
分享

  友人数年前听笔者说,明末製紫砂茶壶的大师惠孟臣名气大,真品如凤毛麟角,贋品充斥;虽然底款皆铭“孟臣”或“惠孟臣”的印,但俱属冒名伪造。这些小壶,“惠”字大多在圆圈内,“孟臣”二字则在方圈中。晚清一些商号曾争相仿制,虽是“旧”壶,却非明末孟臣亲手捏造的真品,有些假货更如“画蛇添足”,反露破绽;例如底刻“雍正甲辰”等年款,或壶身铭上“难得糊涂”字样。须知惠孟臣乃明代天启年间的人,最早的紫砂小壶製于天启丁卯年。清代雍正登基时,惠孟臣早已作古,又怎可能在“雍正甲辰”年时仍製壶呢?至于“难得糊涂”四字,是清代才子郑板桥的名言;可见分明是作伪之徒胡乱伪讬。

  后来,友人购得一把梨形小壶,内壁布满旧茶渍;壶底刻“瀹芳茗”三字,并书“孟臣”名款。他以为有“孟臣”所书的铭刻,应非“假印款”的伪品。其实细看製壶手法和字体的书法,可鉴断其伪则一。孟臣真品(如附图的朱砂小茗壶),形体雅樸精妙,如浑然天成;不论梨形、鼓腹、平肩、扁圆、高身、磨光、束腰等形制,皆趣味盎然,“形、神、气、态”兼备,“点、线、面”和谐一致,具有艺术造型美,蕴涵内在韵味,风格与技巧独特;火候掌握恰到好处,正是不温不火,烧结极佳,益显细滑光润。仿品无一能够达到这些水准,大多数千篇一律,缺乏个人风格。

  至于壶底刻字,更不对劲;虽然字体尚算工整,但肯定不是惠孟臣手笔。识者皆熟知惠孟臣铭刻的笔法,乃源自初唐四大书法家之一的褚遂良,其造诣绝非泛泛之辈。褚遂良早期服膺僧智永和虞世南;其后受王羲之(右军)影响甚深,再博采众长,自成一家,并南北兼容;笔态柔绵而纤劲,体势开张宽博,得王书风韵之神,融合北书结体之势。惠孟臣领悟其楷书的精髓,运刀(竹刀)如运笔,直入逆出,骨力内含,貌似轻盈,却如绵里藏针,以虚运实。曾见惠孟臣另一朱泥真品,底铭“水浸一天星”(源出宋代爱国诗人陆游《城西晚眺》诗句),字体古雅遒劲,法度与韵律兼具,深得外柔内刚之美,达到诗人杜甫所言的“书贵瘦硬方通神”。平庸的仿者,绝无法鱼目混珠。

相关内容

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