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报电子版
首页 > 艺文 > 小公园 > 正文

食 色/被绑架的餐桌\判 答

2022-07-19 04:24:49大公报
字号
放大
标准
分享

  在社交媒体氾滥的时代,最受罪的就是餐桌。明明是自己的舌头自己的胃,却史无前例变成提线木偶,每当饥肠辘辘时,总是要先打开手机上的点评应用程序,狂翻一通“今日最热”,然后再决定要去哪家馆子吃什么菜,就像一个没有思考的机器人,开机之后,全由程序决定走向和内容。

  可讽刺的是,就连这些程序,都满脑子写着“投机取巧”四个大字,让每一个用它的人在冤大头的海洋里尽情徜徉,面对一个人人均是美食大师的世界,很是慌张。有几次我都被生动的语言和华丽的滤镜吸引,宛若发现了稀世珍宝,跋山涉水跑到某家店舖去打卡,结果就是盘盘没水平,道道皆敷衍。带着一肚子气回家,一气呵成有文采的“拔草”忠告,想着为后来人贡献一点微薄之力。结果惊觉自己发送的差评似乎被穿上了“隐身衣”,恍然大悟被割了韭菜的我们,原来从一开始就被设计了,那些此起彼伏的吹捧,不过是有选择地被看见而已。只要吹得够硬气,就不怕有人质疑,只要拥有“钞能力”,就能目之所及一片和气。

  更讽刺的是,很多老老实实做饭的店家,就在这样一个流量为王的舞台,销声匿迹了。老字号店舖一个个谢幕,身怀绝技的大厨眼神空洞,满是对当下的困惑和忧虑。从前我们选择不多,脚步不快,有时间细品,也有时间让独立思考从小幼苗长成一棵参天大树。后来信息爆炸,所见所闻多到挤不下了,如果不“作弊”,能不能被看见都是个问题。越来越少的人会亲身去找,越来越少的人还有自己想吃的味道。流水线一样的构图、文案下,是流水线一样的商业思维,从前做饭的人叫厨师,后来叫匠人,现在留给他们的时间不多了,除非你肯改名,叫网红。

相关内容

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