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报电子版
首页 > 艺文 > 艺术赏析 > 正文

严秉泉:一名外科医生的美术世界

2018-06-14 09:26:10大公网 作者:刘毅
字号
放大
标准
分享

图:本港胸外科医生严秉泉退休後以绘画拓展人生  大公报记者刘毅摄

理科思维与艺术创作究竟是否能够兼容?本港胸外科医生严秉泉一生救死扶伤,却於退休後发现了自己的第二事业─绘画。其个人画展“我的第二职业─严秉泉教授画展”正在香港君立酒店举办,以八十馀幅画作展现一位外科医生的美术世界。展期至本月三十日。

图:严秉泉以多种媒材混合创作抽象风格的画作

今次展出严秉泉近两年作品八十馀幅,媒材多样,既有瓷画、水彩作品,亦有丙烯酸作品及中国水墨画。医学需要冷静而缜密的思维,但观看他的画作才发现他的想像力也是如此天马行空,譬如以荷塘为主题进行创作,就借此展现日与夜的变幻;以天空作为创作元素时则用金色的卡纸增强画面的反光度,拓展观者联想。他不强调自己的艺术流派,而是中西兼备,从宋代院画到西方的超现实主义画作,皆能从其作品中寻到踪迹。

虽为本港微创手术最早的开拓者之一,然而其少年时代的梦想并不是做一名医生,而是成为艺术家,但父亲的劝说令他走上从医之路,其後在等待攻读剑桥大学医学专业期间,他创作了人生第一幅油画。本想在工作之馀继续艺术创作,但工作强度之大实在让他分身乏术,故退休後才有机会执起画笔开闢艺术世界。

谈及创作过程中的风格演变,严秉泉认为是逐渐趋向抽象,且尝试不同的创作方法,严秉泉介绍道:“我非常乐於使用不同材料进行创作,甚至将它们混合,例如用中国水墨画和丙烯酸颜料混合在金、银色卡纸上绘画,从而呈现独特的艺术效果。然而,使用闪亮卡纸创作的最大难题在於如何让油墨固定在光滑的卡纸表面,为解决这一问题,我开始运用外科医生做实践时的手法,进行不同媒材和颜料的反覆测试,那一刻我感受到艺术创作与科学之间的微妙关联。”此外,在他眼中,医学手术是对病患的救治,而艺术创作则是展现一个艺术家所思所感的重要渠道。

严秉泉艺术专辑《我的第二事业》一书已由AME出版,更多详情可浏览网址:gallery.amegroups.com。

更正:昨日本版(B12)刊出的廖东梅“香港精神”画作应为严秉泉医生的作品,特此更正及致歉。

责任编辑:莫英
大公原创,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相关内容

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