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报电子版
首页 > 艺文 > 艺术赏析 > 正文

腊月赐福,封宝进春

2019-01-20 03:17:20大公报
字号
放大
标准
分享

  图:清宫旧藏《万国来朝图》轴(图一)

  春节,旧曆“元旦”、“新年”,清廷在紫禁城、圆明园(晚清在颐和园)两地度过,中间经历一次“大搬家”。故宫博物院和中国第一历史档案馆(原故宫博物院档案部),保存了不少有关清代朝廷、皇家过年的绘画和实物史料。本栏目今日起推出“图说清廷过大年”系列三篇,帮助读者体会中华年节风俗文化。/姜舜源 文、图

  古代中国长期是农业社会,现行“旧曆”纪年,沿用距今四千年前的夏代曆法,故称“夏曆”。唐尧、虞舜、夏禹一脉相传,司马迁《史记》称:“天下明德,皆自虞帝始。”清代也保留一点秦曆以十月初一为元旦的遗意,此日颁布来年曆书“皇曆”。清廷辞旧迎新活动,先后在紫禁城和圆明园(晚清在颐和园)两处赓续进行,从腊月初一开始、正月二十左右基本结束。

  迎接元旦,其命维新

  新年第一天称为“元旦”。元,首;旦,日出东山。元旦就是全年第一个日出。古人对元旦的重视,源於对日出的特别认识。《礼记.大学》:“汤之盘,铭曰:苟日新,日日新,又日新。”一代明君商汤,在青铜盘上刻座右铭说:太阳每天从东方升起,都是不同於昨天的新生的太阳。我们要像旭日东升那样,日新其德。就是《诗经.大雅.文王》说的:“周虽旧邦,其命维新。”清代皇帝居住的养心殿,皇帝到前殿召见群臣必经之路,有郎世宁绘《海天旭日图》;古代州县衙门正堂,背景是海上日出;直到如今北京人民大会堂,主题绘画“江山如此多娇”,上方也是一轮红日,均此寓意。

  图一为清宫旧藏《万国来朝图》轴。金碧辉煌的紫禁城,元旦晴雪初霁,覆盖着一层积雪。文武大臣在太和殿等候朝参,太和门外驯象伫立,各地奇珍异宝,梯山航海来在阙下。皇帝端坐正寝乾清宫西小院的正式餐厅弘德殿,象征性用过新一年第一顿正餐的饺子(交子),正等待吉时起驾,接受“万国来朝”。

  嘉平书福,赐福苍生

  夏曆十二月称“嘉平”。清朝从康熙时起,嘉平书福赏赐大臣。《国朝宫史》规定,每年十二月初一日,皇帝御重华宫,负责皇帝文房四宝的懋勤殿首领太监,陈金龙牋、大笔、墨海祇候。皇帝升座,进“赐福苍生”笔,书“福”字。第一个福字悬挂到乾清宫正殿裏,其他宫殿和苑囿再用十九幅,其余则赐给王公大臣、内直侍从及各省将军、总督、巡抚。雍正帝曾明确指出,福乃天下之公,而非一身一家之私,赐福封疆大吏,是提醒他们为官一地、造福一方。

  图二是故宫养心殿保留至今的,晚清皇帝嘉平书福留下的福字。鸦片战争前夕,林则徐任钦差大臣,到达广州后,“奉到恩赏‘福’‘寿’二字,并麅、鹿肉等件,谨焚香九叩祗领。”(《林则徐日记》)

  冰戏演武,古代“冰运”

  二○二二年北京举办冬季奥运会。宋代“溜冰”,是明确记载的我国古代冰上运动,而且载入宫廷典礼。《宋史.礼志》:“斋宿,幸后苑,作‘冰戏’。”清代更留下乾隆宫廷画师姚文瀚、张为邦绘本和金昆、程志道、福隆安绘本等多套宫廷绘画《冰戏图》卷。

  清代“冰戏”是一种习武与娱乐相结合的冰上运动,跟今天的滑冰、冰球等很相似。十二月初一日开笔书福仪式结束后,皇帝御西苑南海瀛台或中海水云榭、北海五龙亭等处,观看八旗兵士表演冰戏。参加表演的人脚穿冰鞋,鞋底嵌着一根铁条,颇似今天的冰刀。节目有三项:第一项“抢等”,属於速度滑冰;第二项“抢毬”,类似如今足球运动;第三项“转龙射毬”,与花样滑冰接近。八旗兵士各按自己的旗色,一人执小旗前导,一人执弓矢随后,大队人马沿一定路线,盘旋曲折滑行冰上,远看犹如蜿蜒奔腾的游龙。在皇帝御座附近,安设了一座旗门,上部悬一“天毬”,下部悬一“地毬”。队伍行至一定距离,持弓的兵士一部分射天毬,一部分射地毬,射中获胜。队伍末尾执旗者为一幼童,表示龙尾。图三是金昆等绘本《冰戏图》卷“转龙射毬”场面。背景右为中海水云榭,左为如今通行的北海大桥。皇帝的御座设在“冰床”上,底部类似平底船,上部类似皇帝金舆(即轿),可以在冰上自由滑动。

  腊八煮粥,供佛送岁

  腊月初八日佛祖释迦牟尼成道日,佛弟子们以米合果物煮粥供佛。北京雍和宫是雍正皇帝“潜龙邸”,雍正起即作为皇家寺庙。腊八前夕,皇帝特派王公大臣到雍和宫监视煮粥供佛。雍和宫煮粥用大锅两口,每口可容米二、三十石。粥用黄米(即黄粱)、白米、江米、小米、菱角米、栗子、红江豆、去皮枣泥等合水熬成,熟后外用染红桃仁、杏仁、瓜子、花生、榛穰、松子及白糖、红糖、琐琐葡萄等点染。煮粥过程中,有喇嘛多人围绕着粥锅念经。腊八供佛后,监视大臣将粥进奉内廷,先送奉先殿等处祀祖,然后由皇帝分赐内廷各宫及内外臣工。每年腊八煮粥开支例银十万两。

  在宫内,腊八日则有“送岁”。皇帝御宫中佛堂中正殿外“小金殿”(临时搭设的黄毡圆帐房),由御前大臣侍奉,请众喇嘛在帐外念经,有时还请达赖喇嘛和蒙古活佛章嘉胡图克图为皇帝拂拭衣冠,以示祓除不祥。

  封宝放假,恭进春联

  随着年关临近,朝廷的政事也逐渐停止。十二月十九至二十二日的四天内,皇帝择日在收藏国家印玺的交泰殿举行“封宝”礼。内阁学士一人,在乾清门设黄案,内监首领将交泰殿内印玺奉出,置於黄案上,学士率属员洗去印玺上一年的印泥积垢,然后交内监奉入交泰殿。吉时一到,皇帝至交泰殿拈香行礼,以求一年诸事吉祥。礼毕,印玺封贮宝匣内。宫中封宝后,各衙门也照例封印,在年后开宝之前,公务基本停止。因此同僚们纷纷欢聚畅饮,尔后跑到前门外追欢逐乐。

  从封宝之日起,宫中进入新年状态,皇帝在宫内行动,有爆竹前导,每过一道门,小太监就会燃放一个爆竹。虽然封宝,甚至皇上封笔了,国务运转却依旧进行,内阁、军机处、各衙门都有留守值班的。有一内值侍臣诗中写道:“玺书封罢千官退,爆竹声中万乘来。”

  各衙门放假之前一日,还有一件大事马虎不得:翰林院官员要书写宫内各门对联,进呈内廷。与民间用大红纸写春联贴在门上不同,清宫对联用白色丝绢、黑字,装裱锦阑,挂在门上;大殿、大门是挂在楹柱上。春联尚白,与满族习尚有关,象八旗中有“正白旗”,即纯用白旗、白盔、白甲;另方面与皇宫的特殊环境有关,当时大臣吴振棫《养吉斋丛录》说:“门联用白绢、锦阑、墨书,辉映朱扉,色尤鲜丽。”皇宫裏以红色为主调,楹柱、墙壁、宫门全红,若对联仍用红色,便没有分别;用白色则辉映朱扉,绚丽夺目。对联的句子都是现成的,由乾隆年间词臣拟定,象太和门左、右门为:“日丽丹山,云绕旌旗辉凤羽;祥开紫禁,人从阊阖觐龙光。”“鸩观翔云,九译同文朝玉陛;凤楼焕彩,八方从律度瑶阊。”太和殿:“龙德正中天,四海雍熙符广运;凤城回北斗,万邦和协颂平章。”一般句子较长,富丽堂皇,宫中对联不长期悬挂,多在腊月二十六日张贴,至来年二月初三撤除。

  除对联外,还有门神,新年时挂在门上。门神有绘唐代尉迟敬德和秦叔宝的,有“麒麟送子”(图四)的,丰富多彩。“春条”,即香港所称“挥春”,也陆续备齐。图五为清宫缎繡“天官赐福”“春条”。

  进春帖子,进春牛图

  腊月底立春。一年之计在於春,古代农业社会极为重视。《养吉斋丛录》:立春日,圣驾在宫中延庆殿九叩迎春,为民祈福。立春製春帖子,皇帝亲书小轴悬於养心殿东暖阁之随安室。近臣军机大臣、南书房供奉,向皇上进春帖子。军机为一摺,南书房为一摺。每人各作五言绝句诗一首、七言绝句诗二首。大家一同来到乾清宫御书房懋勤殿,递交春帖子,内监进呈等候在乾清宫裏的皇上;皇上也是礼尚往来,赐每人笔二十枝、硃二十锭、五色绢笺二十张、硃红描金方绢笺五张。第一历史档案馆有晚清恭亲王奕䜣、大学士宝鋆共值军机时,给两宫太后共进的春帖子。

  立春日,京城顺天府尹(北京市长),向皇上进《勾芒神图》,俗称《春牛图》。图上科学推算来年天气、降水量、农作物收成预测,好比如今每年农业工作安排。图六为第一历史档案馆藏光绪三年顺天府进《春牛图》。图上牛身与芒神的颜色位置,是根据当年五行干支推定,其科学性与如今气象分析当然没法比。

  其实在古代生产力条件下,数九寒天是相当难熬的。儘管宫中有“地炕”等高级设施,但与今天无法比。看看当时貂皮长袍、手炉、暖砚等,可知当时室内并不太暖和。皇帝、老太后、后妃们文化修养各不相同,宫中消寒文物可谓雅俗各赏。最多见的是《九九消寒图》:“庭前垂柳珍重待东风”,应属大众化消遣(图七)。

  九阳消寒,雅俗各赏

  图八为故宫博物院藏清乾隆缂丝加繡《九阳消寒图》轴,从画心上方“诗堂”乾隆诗可知,是苏州织造作品。图中织了九隻羊,象征“九阳”即九九;三个男孩,表示《周易》泰卦,正月“三阳开泰”,一元复始。其中两个调皮的大男孩骑在头羊背上,饶有生机。这幅缂丝画挂到皇后宫中比较适宜。

  图九为宫廷绘画《雍正帝十二月令行乐图》轴之《腊月赏雪图》轴。画中上方似为圆明园“山高水长”,中部主画面似为“曲院风荷”。内容似皇帝一家人雪后玩乐,人们忙着堆雪狮子等,而庭中梅花傲雪怒放,意境高雅。

  乾隆是汉族文人士大夫式皇帝,情趣高洁,爱雪成癖。宫廷绘画《乾隆帝赏雪图》,描绘大雪覆盖山林,他开轩映雪,赏画读帖。《乾隆帝雪景行乐图》(图十)乾隆题诗:“生来草木为银界,望裏楼臺是玉京(京城)。别有书斋胜常处,收将仙液煮‘三清’。”可知这是模仿惠山“竹炉茶舍”,在玉泉山所闢“竹炉山房”,他正在品用“三清茶”─以梅花瓣、佛手、松实为茶,收集圆明园残荷枯叶上的白雪,以烧开的雪水烹製。《红楼梦》裏栊翠庵妙玉以雪水烹茶,正是乾隆时代风尚反映。

  慎终追远,大享太庙

  按照古代皇城“左祖右社”布局,明清在皇宫正门午门外,左边设置了太庙,右边设置了社稷坛。清代太庙内有三殿,前殿是举行祭祀典礼的“享殿”;中殿、后殿都是寝宫,中殿供奉着清太祖努尔哈赤以下各代帝后的神主,后殿供奉着太祖的高、曾、祖、父四代远祖的神位。每年正月上旬和夏、秋、冬三季的首月首日,中殿神主奉至前殿,后殿神主仍在后殿,分别祭祀,称“四孟时享”;除日前一天即腊月二十九或二十八,皇帝在太庙前殿举行“大袷礼”(禘袷议),合祭以上历代祖先。仪式十分隆重,也十分繁琐。

  事前,皇帝及与祭各官要斋戒三日。祭祀日,皇帝先派王公将后殿、中殿的神主一起请至前殿,共聚一堂,彷彿今之大会餐。届时,午门鸣鐘鼓,皇帝乘舆出宫。王公大臣、文武百官齐集午门外,一部分随皇帝进庙陪祀,一部分跪伏御道两侧送驾、接驾。祭祀中,负责这项事务的礼部、太常寺官员,向神主献上太牢、太羹、和羹及帛、爵(内盛酒)等最崇高的祭品,皇帝亲自到列祖列宗神位前上香,行三跪九拜礼。

  (作者为中国历史文化学者、北京市档案学会副理事长、中国国家博物馆研究员)

相关内容

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