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报电子版
首页 > 艺文 > 艺术赏析 > 正文

爱上旗袍 初心不变

2019-07-02 03:02:22大公报
字号
放大
标准
分享

  图:林春菊希望为旗袍文化出一分力 大公报记者 陈惠芳 文、图

  旗袍已被列入“香港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作名录”其中一个项目,可能有人觉得“遗产”便是旧,事实不然。有学习欧美时装设计的设计师本来对旗袍零认识,到今日身体力行推广。另一位设计师计劃於未来从学校开始,一步一步推广旗袍文化,更言每个女人首次接触后,一定爱上它。\大公报记者 陈惠芳 文、图

  “新装如初 旗袍变时”,利用牛仔布料设计旗袍,就是设计师林春菊的初心。回想当日因缘际会,有人找她做一系列旗袍,加上收到朋友送赠的牛仔布及花布,觉得混合中西元素,原来可以好型格,令她开创了自己的旗袍之路。

  “我结合中国文化和新式潮流,大胆尝试使用不同的用料,利用回收牛仔布以及其他花布,製作旗袍,将这些与传统拉不上关係的布料,设计成中式旗袍,结果布料洗水后的图案多变,每件製成品都是独一无二的。牛仔布在设计前须经过数次洗水,每次的过程花费半小时,待布料晾乾后,才可以判断它的效果。如果我不满意,便要继续重複洗水的过程,所以完成一件牛仔旗袍,平均要用十多个小时。”

  从摆档到开舖

  十多年前,林春菊在无綫任职服装设计师,让她有机会首次接触古装服饰,认识到中国不同年代的服装,累积了不少经验。初期她在商场、市集摆档,曾经在赤柱摆档时,隔篱就是卖鹹鱼的。她说:“由於街档没有试身室,我们用呼拉圈套上布,让客人试身,有时甚至用人肉围圈当试身室。客人的反应十分极端,我们一是被批评,一是被讚赏,我觉得亲自听到两种声音,让自己更了解客人和市场的需要。从中我亦认识了不少同道人,后来我和两位朋友於元创方租了一间‘新装如初’实体店。那时地方细,连一个模特儿公仔也放不下,但都做了五年之久,直至最近搬过隔篱面积较宽敞的舖位,我们才摆设了更多的服装、模特儿、配饰及鞋子。”

  採访当日适逢新店开幕,林春菊一直忙於招呼客人,并频对记者表示“不好意思”。

  她说:“今次来的都是光顾我多年的客人、学生。他们一直很支持我。我虽是时装设计师出身,但做旗袍是一种与别不同的时装文化工艺。我开始这条路前曾拜师学艺。做旗袍同做西服有不同之处,前者是用布画上款式,不像西服是画纸样,还有手工程序、扭结钮。旗袍一直被视为高档服装,但我设定走中价路线,且用牛仔布料以迎合年轻人的喜好。”

  开班教做旗袍

  林春菊除了做衫,亦有开班教授学生。

  她说:“我们在高山剧场有开workshop(工作坊)授课。参加的人从对旗袍零认识,到开始接触,试下自己亲手做中国旗袍。这样,她们才会穿上和好好珍惜。旗袍讲求精巧工艺,和时下大型连锁店出售的服装不同,后者价钱廉宜但不太考究手工,令有些消费者失去对时装的概念,将购买服装变成了一种心理消费。时装本质并非如此,当你买到一件有手工的服装,自然会好好珍惜,旗袍就是值得被珍惜,且不会被淘汰。”

  林春菊觉得有一种使命,就是为旗袍文化出一分力,有人传承下去。

  她说:“首先要改变消费者的心态,其次是让人知道西方设计的历史文化,跟中国做旗袍完全是两码事。事实上,香港已没有太多旗袍师傅,我跟师傅也有一两年,师傅年已八十五,仍有精力日日做旗袍,现今我与师傅的关係是亦师亦友。”

  林春菊喜见经过五六年努力,许多人告诉她,本地越来越多人穿旗袍。她说:“希望我做的能补数(意指能将旗袍传承)。”默默耕耘的她,不管推出多少新装,初心基本仍心繫旗袍。

相关内容

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