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报电子版
首页 > 艺文 > 艺术赏析 > 正文

当代著名画家:郭正英与他的艺术之路

2020-04-18 17:43:33大公网
字号
放大
标准
分享

艺术简介

郭正英,号牵轼、苏柯、祁连山人。别署莲湖草堂、千石楼。自幼喜好书画艺术,师从周韶华先生(国家画院06、07两届高研班)。 现为国家一级美术师、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中国书法家协会会员、中国少数民族美术促进会名誉会长、国家民族画院顾问、中国西部画院名誉院长、中国名家画院副院长、中国孔子画院名誉院长、甘肃国画院名誉院长、张大千艺术研究院院士、中国新水墨研究会顾问、文化部中国民族文化艺术基金会理事、中国民间艺术家协会印刻专业委员会副主任、中国人民大学画院郭正英工作室导师、《中华英才》杂志社艺术顾问、中国中外企业家联盟名誉主席、京津冀书画研究院名誉院长、原中国收藏家协会副会长。“民族百花奖”第四、五、六、七、八、九届评委,“全国少数民族美术作品展”第二、三届评委。曾赴俄罗斯、印度、埃及、新加坡、韩国、日本、新马泰、乌克兰、加拿大等多个国家和地区进行学术访问和艺术交流。

形式与风格——郭正英艺术浅析

文/萧阳

记得在一次谈话中,郭正英先生对我说过他们民族的历史:裕固族的祖先可以追溯到公元前3世纪,大约在9世纪中叶迁徙到了河西走廊,世世代代生息于斯,成为当今之裕固族。

“我的家乡便在祖国西部的祁连山下,西部的山山水水一草一木都根植于我的血脉中,我要着力从画作中去表现西部特有的外部景观和精神内涵。从前人的绘画中汲取养分,从当代优秀绘画中寻找和汲取先进表现手法。我将努力形成自己独特的艺术表现风格,着力打造属于自己的‘西部画风’,坚守自己脚下的这片土地,再用敏感的心灵、创新的思维、勤勉的双手,创造着一个属于自己的‘迹象山水’艺术大天地。”郭先生如是说。

《吉祥高原》 367×96cm 2017年

一般来讲,中国山水画是介于具象与抽象之间的意象艺术,没有纯粹意义上的客观山水与主观山水,而是通达融汇主客观后并处于二者之间的“迹象山水”,中国山水画的最高境界也在于二者融合无间之浑然天成,所谓天人合一之美学境界。

以表现西部自然山水而着称当代的画家郭正英先生正是在基于这种美学传统,构建着广袤雄浑、苍凉厚重的审美意境。静观万物又返照自心,“超以象外、得其环中”,他以明净无尘而又大气雄强的心灵亲近那块神奇故土。那静谧无言的巍巍祁连,那茕茕孑立的沙漠胡杨,那九曲回转的长河古道——这些物象已成为郭正英先生艺术的象征符号。在浩瀚的中国艺术史,西部苍凉雄浑、八荒渺然的苍天大漠是不断被讴歌描画的永恒主题,历代诗客前贤不约而同地将其归于那种雄健与悲壮交融的意境,以一种阳刚浩然之气而成为中国艺术传统中永远的精神根脉。

郭正英自幼便生活于这块苦难却不乏活力,空旷却不乏瑰丽的土地上,或许是游牧民族与生俱来的质朴豪迈,亦或是荒漠的苍茫雄浑,赋予了他深沉的艺术情思和无尽的审美维度。作为裕固族后裔,作为来自西部的画家,注定有着独特艺术禀赋,他笔下的雪山、大河、荒漠——人物、风景、动物等形象,其雄奇、强悍的画面表象已与一般作品有着明鲜区别,澎湃着一种原始不羁情感洪流,蕴藉着一种淳厚不雕的素怀。雄关大漠怎比小桥流水,戈壁雪山又何堪风花雪月?

因此,他上下求索,以西部的独特自然人文景观作为表现载体,在汲取西部自然文化遗产及传统表现技法的基础上大胆探索新的画面造型与表现手法,郭正英先生在绘画上业已超越传统题材和表现技法畛域,尽心探求创立属于自己的“迹象山水”与“西部画风”之独特形式语言。从他近期的《祁连暮色》、《雪域放歌》、《胡杨赞》、《大漠深处》、《天地之声》等一系列作品中我们不难况味到这种独特意蕴。

走进郭正英西部山水画境,我们仿若走进了祖先曾经奔跑过的土地,感受到来自大自然的神秘静寂与心灵深处的宁静,苍茫叠嶂、浩渺荒漠、峥嵘胡杨、缥缈细云、寂寥长风……西部山川的这些自然形迹,似曾相识却又别具面目,在画家笔下它们是逐渐隐去传统山水画程式而独具本土特征的意象化符号。

只有在如此自信求新求异的基础上,才能贴近传统,面向现代,使笔墨语言与形式意象水乳交融。就其笔墨质量而言,我知道郭正英先生在书法上下过相当的功夫,在线条的内涵和表现力上有着自己独特的领悟,行笔运墨务求笔法的苍劲浑厚与含蓄有力,使笔墨与个性化西部丘壑互为表里,并且能采用传统笔墨技法与现代构成意识相结合的理念,使画面意象符号、诗意表现契合于时代感与现代审美范畴。

郭正英先生的“精神家园”图式,尽管均是抒写它对于西部雪山、荒漠、风雪、苍凉的西部大地的独特感受,却在笔墨图示符号之间透出一种少有的复杂的美学意蕴,在浑厚深沉、丰赡而简洁、恒久而共通的生命旋律,传达出画家的匠心独运与深思想像。与水墨晕章,树草丰茂的江南山水不同,他的笔下似乎没有那种小桥流水田园牧歌的安谧与和谐,而是悲凉沧桑的豪放与雄健,透出种种壮士豪情与英雄气概。语言符号乃至图式都横贯着一股苍莽悲凉之气息,弥漫在画家几乎所有的作品之中,并形成了他鲜明的艺术特色与个人情怀。我想这一切与他的裕固族这个古老的少数民族血统和十几年的军旅生涯有关。

《大漠之春》No.5 69×69cm 2020年

一部中国山水画史可谓门派林立,法度殊具,无数艺术大师和绘画精品叹为观止。如何走出自己的路,开辟出一块属于自己的“田园”,郭正英先生在艺术取向上自觉地把自己的绘画融入当代艺术语境,从传统向现代延伸,特别是研究并接受了近百年来新中国画运动的艺术精神与人文气息,把笔墨表现的气韵与塑造对象的深刻性相结合,使用了现代构成肌理表现等新手法,使画面中的意象塑造、诗意表现、情怀深思更富于时代性与现代感,以力求画面完整饱满与张力弥漫。同时,郭正英以当代画家的出发点,一扫传统山水画的闲情逸致和萧散心态,笔下的西部山水因而荡溢着一种现代的诗情绵绵,表现的是今人审美范畴中的西部山水。

《无题》68×68cm 2017年

郭正英先生正值盛年,取得的成就也仅仅是开始,我们期待先生在以后的艺术道路上不断拓展完善自己独特的艺术表现风格,着力打造属于自己的“西部画风”。走出一条自己的艺术大道。

责任编辑:李孟展

相关内容

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