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报电子版
首页 > 艺文 > 艺术赏析 > 正文

笔墨色彩的表达:画家袁雪瀚

2020-07-30 16:00:49大公网
字号
放大
标准
分享

艺术简介

袁雪瀚,又名袁何民,现为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中国国家画院首届人物画精英班画家、中国徐悲鸿画院国画院副院长、北京国画院艺委会主任。其作品多次参加全国及国际性美展,并有获奖。主要有:《离别时的记忆》(油画)入选第八届全国美展;《唐女马球赛》获纪念孔子诞辰2550周年全国中国画展优秀作品奖;《唐女马球图》入选第一届中国美术金彩奖;《唐人马球图》获第三届澳洲翁真如艺术杯“创作奖”,作品为澳洲中国美术馆、中国金彩奖组委会、中央电视台书画院等专业机构及私人收藏。雪瀚的作品融汇传统与现代,以没骨、勾勒为主。多作仕女、鞍马、奇石,画风清丽洒脱,追求神形兼备,偶然得之。近年来,不断有新的追求:2005年其八尺《唐风马球图》在众多国手参与的激烈竞争中脱颖而出,悬挂于中央电视台贵宾厅;2006年,以优异成绩考入中国国家画院首届人物画精英班刘大为工作室;2007年独具肖像特质的作品《军鞋》荣获由文化部、总政治部、中国美协联合举办的“庆祝中国人民解放军建军八十周年美术作品展览”铜奖;作品《乡亲们》入选2007年“百家金陵”全国大展;作品《吃冰糕》入选“第四届中国西部大地情”全国美展;2007年“瀚风”十四人中国画作品展览在中国美术馆展出,雪瀚一批反映藏族题材的作品以独具肖像特质的独特风貌受到业内人士的赞赏; 2007年《军鞋》并入展《瀚墨丹心》——向党的十七大献礼全国美术书法精品展;《军鞋》在《美术》杂志、《中国文化报》、《中国文联网站》均显要登载。

《军鞋》

感悟袁雪瀚

文/傅京生

袁雪瀚的绘画,在具象的现实主义表现手法中,隐藏了一种我们闻所未闻、见所未见的“现实主义”表现手法的隐秘,这就是抽象表现主义中的冷抽象和抽象表现主义中的热抽象,二者成为他的形式技法语言的这样的魅力来源。抽象表现主义中的冷抽象和热抽象,原来都是独立存在的风格样式,但在袁雪瀚的绘画作品中,抽象表现主义中的冷抽象和热抽象的本质与表现手法,却被他机智地结晶成为一个技法的词汇,于是,他在现实主义的表现中,由于不断地应用着这些被他机智地结晶成的诸多词汇,而被组织成一种平缓、深沉而意义深邃的语言方式。这是一种不露声色的后现代主义语境中对以往的视觉文化创造的“艺术虚拟”式的“真实显现”——他没有因为自己身处后现代语境而抛弃了以往人们创造的值得珍视的东西,而这也恰恰是后现代主义整合文化的精华。他把人们误解了的后现代存在还原为真实的后现代存在,所以,他那现实主义的具象画面中,每一根线条、每一笔笔墨都好象是有生命的,跳跃着情感的。当然,所有这些都是不张扬的,而是以内在的高贵表现出了一种平静。这样的画,只有在民族文化精神光环的普照下才能生成。

《大唐马球图》

2005年作品《唐风马球图》悬挂于中央电视台贵宾厅-图为赵化勇台长会见外宾

唯美的笔调 诗意的叙说

——袁雪瀚人物画简析

文/徐沛君

应该说我对袁雪瀚先生的作品并不陌生,几年前,当我还在中国艺术研究院读研究生的时候,就在报刊上看过他画的《唐人马球图》。那幅作品里生动的人物形象以及清秀的墨色给我留下了很深印象,只可惜我当时没有记住作者的名字,更没有意识到我与他是同乡。毕业后,我在中国国家画院工作,同时担任一家专业美术刊物的栏目主持,面对着纷繁嘈杂的当代画坛,竟然逐渐有倦怠之感,连普通的展览都懒得去关注。一次偶然的机会,我得以在北京与袁雪瀚先生谋面,感觉他温和谦逊,身上绝无当今画坛的江湖气息,这首先让我心生好感。后来我又观看到他的一些原作,更有些吃惊,无论在造型、色彩还是时代气息上,袁雪瀚的绘画都有独到之处。他的作品值得好好观摩。

《游春图》

这位画家所作的《丽人行》、《马球图》等作品部分借鉴了我国唐代绘画的造型手法,却不再走工整缜密一路,而是将文人画的雅致与灵秀灌注其中,画面里情景交融,洋溢着欢快的情绪,整体布局宁静疏朗,意韵无穷。在变幻多端的水墨里,袁雪瀚突出了“淡中之浓”和“浓中之淡”两种趣味。在某些走笔上,他则枯润干湿并用,效果丰富。在布局方面,画家强调形象的虚实互衬,在均衡中求变化,在稳重中求奇崛。袁雪瀚还有一些抒写性灵的水墨小品,其笔法、墨法、设色法以及布局则更加灵活随意,如《醉春图》绘写一青年女性,画中人体态丰满却不乏轻盈之感,她手执一扇,低眉一瞥,顾盼生辉,浓郁的诗情充溢其中。

《听泉图》

在这幅画里,无论是主体人物还是背景中的芭蕉都以寥寥数笔写就,人物身形与芭蕉叶形成对比关系,而柔和的墨与色彩又将它们有机地统一在一起。画家喜欢用柔和的线条勾勒人物身形,染以淡色,再用焦墨进行局部破醒,简约的形象里包含着丰富的层次,非常和谐。这类作品中的《奕棋图》、《醉春图》等也都以古代人物形象入画,那些青春女性之美拨动观者的心弦,让人们感悟人性中美好的一面。他追求时代气息,同时又将传统笔墨修养融入作品中,自自然然,不露痕迹。其画是精心推敲的结果,却在经营中见率意,继而在平淡中见天真。所以说,这些作品受到海内外收藏家青睬,当在情理之中。

《韩干画马图》

不过,袁雪瀚的创作题材并不局限于古代仕女,他描绘当代生活的作品同样精彩。这位画家早年曾长期从事油画创作并有作品入选全国美展,其书法亦有独到之处。先期多方面的综合素养让这位画家具备了扎实的造型功底,使他在后来的创作中游刃有余。在2007年举办的“庆祝中国人民解放军建军80周年美术作品展览”中,他以一幅充满着历史沧桑感的《军鞋》夺得大奖,再度让美术界瞩目。

《乡亲们》

这位画家在写实主义领域的创作成就,应该得益于他对生活的观察。他十分重视写生,但是即便在搜集素材的速写阶段,他就开始了对最后画面效果的构思。他通常从描绘对象的外部形象里寻求内在的精神气质,经过反复斟酌,最后抽取最富代表性的特征进行概括或夸张,同时综合考虑全局,反复推敲,以求得最佳效果。他在寻找一条既有利于笔墨表现性功能的发挥,又具有相对严谨的造型,并适合当代多样化审美需求的人物画新路。如他以当代农村生活为题材的《乡亲们》,画幅中刻画了多位质朴的村民,形象真实,显示出画家性格中爽朗的一面。在他近年来创作的“西藏人物”系列作品中,则有机地吸收了水彩画的某些手法(如色彩的透明感以及室外环境里的光感),并努力强化一种类似传统“没骨”的笔墨方式,作画时即笔即墨、浑然成象。墨色的分布呈非中心状,并有意减弱素描调子所形成的西画感觉,使画面在丰富的灰色调中形成和谐的整体。这类作品如《吃冰糕》、《夏河姐妹》等敏锐地捕捉到了普通藏民家庭日常生活的一幕,特别是作品里少女形象,充满着纯洁的气息,显得自然而动人。这些作品既不像上世纪80年代中期某些以西部为题材的绘画那样充满对人生和社会的悲情感叹,也不像某些套用民间艺术符号的“创新国画”那样以粗野涂抹的方式去展现“原始蒙昧”的生命感,这类作品表现了温馨动人的主题,以微妙的墨色和线条捕捉雪域高原居民灵魂的颤动,流露出淡淡的田园诗意。

《吃冰糕》

从形式语言上看,袁雪瀚从不刻意营造恢弘的气势,也不一味渲染旧式文人那种孤芳自赏的情调。他的画“逸”而不“野”,“淡”而不“薄”,有笔势,也有墨韵;有书卷气,也有现代感。从“写意”的层面而论,袁雪瀚的笔法是灵活而沉稳的,丝毫不拘谨。然而从“收”与“放”的布局角度而言,袁雪瀚更注重“收”,这使他的作品始终表现出内敛的气质,而内敛中又流露出散淡、自足的安宁感。含蓄而有力的线条、虚静的笔墨以及恰当的色彩使袁雪瀚的作品变得好看而耐看,无论是信笔挥就的小品画还是包含着具体情节的大型作品,袁雪瀚总能把主题、布局、色彩与笔墨相结合,将幽情远思浸润其中。

《小憩》

可以说,观袁雪瀚的画,可以因心灵的触动而获得一种情景交融的审美体验。当然,毋庸讳言,袁雪瀚的作品还有很大的继续拓展空间,相信随着时间的推移,这位画家一定能实现新的升华,以更加鲜明的面目立足于当代画坛。

戊子年春  作于北京

(作者:徐沛君  中国艺术研究院美术史论博士研究生毕业,现就职于中国国家画院理论部。《美术观察》杂志观察家专栏主持人)。

《姐姐有人拍照》

《莲香》

《梦溪》

《泉》

《醉清风》

《奇石仕女图》


责任编辑:丁骁

相关内容

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