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报电子版
首页 > 艺文 > 艺术赏析 > 正文

西藏刚坚时尚联合艺术家米巧铭,为藏域宁静带来内心舒缓

2021-02-08 17:30:05大公网
字号
放大
标准
分享

2020年是特别的一年,全球爆发新冠疫情,让我们对生活有了新的认知和思考。在这一年,艺术圈出现了一种全新的艺术——疗愈艺术。西藏刚坚时尚也参与到“疗愈艺术”的创作中。其联合艺术家米巧铭博士用藏域艺术表现形式开发了具有艺术疗愈的IP衍生产品,以艺术作为情感纽带,让藏域的宁静为不平静的疫情之年带来内心的舒缓。

2020年12月20日,“观:樊韵吉相——对话艺术家米巧铭”活动在北京七棵树创意园举行。艺术家米巧铭博士、UCCA副馆长尤洋、西藏刚坚时尚集团董事长张晓瑞、中国民族贸易促进会非遗委主任董策力、媒体人杨絮子到场参与活动,共同就艺术疗愈、西藏文化艺术、新文创时代的新思考等话题进行了深刻探讨。

同时,此次活动得到了乐民公益的支持。西藏刚坚时尚将与乐民公益联合推出春苗基金计划,将帮助更多藏地妇女儿童。活动也得到了云璟国际文化发展有限公司、钓鱼台食品生物科技有限公司的大力支持。和艺术家米巧铭的联名合作是第一步,未来西藏刚坚时尚还会链接更多的时尚IP和艺术家IP,为藏域文化艺术注入新的活力,不断开发新的文创艺术,推动和助力西藏时尚文创产业的发展。

杨:2020年,“疗愈艺术”又被提起,大家对这一艺术形式有什么认识?

尤: 疫情期间,我们和艺术的关系发生了变化。实体空间里,疫情把人和艺术隔绝开了,这使得我们必须要到更大的格局里面去展示艺术。我们通过强大的网络技术功能,把很多艺术项目放到线上。

疫情肯定会有一些沉重的东西,而艺术会有一定的疗愈功能。在心理学方面来看,艺术可以唤起某种共识,唤醒一个人的价值观,有一种精神上的共鸣互通和延展加深。

米:艺术是可以治愈心情的。当我们在观看一个展览或是一个作品的时候,真的可以让心静下来,全身心的投入到画里面,之前所有的繁琐与嘈杂,都在此刻被放空,从而心情愉悦。

我希望通过学西方油画的技法,创作出可以表达出我们传统文化、中国元素的作品。创作《京剧人像》系列就是将西方油画的写实融入到画里面,同时也有中国国画水墨的晕染、点彩和勾线等这些中国元素。《樊韵吉相》系列主要是把古代的文物、经典的壁画融合在一起。我会把流传到海外的文物、博物馆收藏的文物和参加拍卖的造像用油画重新呈现,我希望用我的油画把历史和文物记录下来。还有写实系列《马》,这可以充分展现我们的基本功。在与刚坚时尚合作的丝巾版画中,这三个系列都有涉及。

瑞:刚坚时尚是做藏文化传承和传播的企业,我们是有使命感在身上的。疫情期间,身边的艺术带给我时间和空间上的沉淀之后,我对我们该如何去承担这个文化的使命感和社会责任感有了更多更好的想法。我们将和更多专业人士,比如米博士、尤馆长这些知名艺术家,一起合作创造出更多更好的产品。我相信2021年,刚坚时尚将会带给大家更多的惊喜!




左起:UCCA副馆长尤洋、媒体人杨絮子、艺术家米巧铭、刚坚时尚董事长张晓瑞、云璟会创始人刘月竹、乐民公益副理事长顾婷婷

杨:西藏经久不衰的强大魅力在各位心中是怎样的呢?

尤:这里有唐卡,有西藏文化,很打动人心。在这里,除了色彩形式这些方面的世界冲击,还能让人感觉到有一种能量在身体周围环绕,场域空间带动一些精神层面的能量。西藏是这样的地方,海拔越高,心灵越纯净。

西藏题材和西藏绘画一直是我们国家的民术界一直秉承的艺术传统,70年代很多艺术家在他们的毕业创作阶段都画过西藏题材的作品,比如说陈丹青老师,艾轩老师,何多苓老师等等。

米:西藏是最具文化魅力的艺术。它可以体现在很多种形式上,比如说唐卡、壁画、建筑、雕塑等等。和西藏的缘分是在毕业创作时,当时是需要完成一幅1.2米左右的西藏画作,但是出于对西藏文化的热爱,我画了一个大概6米大的西藏画作品。在大学期间,我创作过很多西藏文物方面的作品,所以大学毕业之后,就创作了我现在非常重要的《樊韵吉相》系列。

瑞:西藏的艺术魅力是有节奏的。第一次到西藏的冲击——天很蓝,忽近忽远,色彩充分饱和。而想要对西藏真正了解,我们必须深入到西藏老百姓的生活当中。当和他们吃住都在一起的时候,你会体会到那份热情,还有人与人之间的零距离。这些是非常吸引人的。

董:我个人对西藏的深度热爱源自唐卡。作为藏族文化中一种独具特色的绘画艺术形式, 有着1400多年历史的唐卡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列为世界非物质文化遗产。唐卡不仅仅是一种艺术形式,它最终诉求并不是技法的高超,而是感动。好唐卡只有一个标准,那就是见之关心,你见到它很开心,这个作品就是对的。



艺术家米巧铭现场签售联名款丝巾版画作品

杨:传统文化对于艺术品、设计产品的赋能价值以及传统是否长期对消费者的选择决策有深度影响,大家对于新文创有怎样的思考?

尤:无论是做什么产品,都是可以做成艺术品的。好的艺术品都是商品,是具有收藏价值的。我们应该保持对生活的创造力。

米:艺术有很多种表现形式。艺术家都希望自己的作品和IP都可以传播出去。所以我会把我的作品结合到很多日常生活的物品上面。艺术衍生品是一种潮流。所以我们也要随着时代的变化,不断更新自己的思维,不断提升自己的专业。让自己的作品成为一种表达,通过各种载体传播出去。

瑞:今时不同往日,现在的消费者已经趋于年轻化,我们需要有文化基底的产品才可以吸引到消费者。

刚坚时尚有很棒的设计团队,他们把西藏艺术和现代时尚元素结合的非常好。比如说,我们传统的香插,我们的设计老师把他做成了一件装饰品——挂画,画框的上下两部分都可以放香插。说到第一个关于艺术疗愈的话题,不同性格的人,香烟呈现的画面是不一样的,每个人看见的香插挂画的感受是不同的,闻到的味道也是不同的。所以我们的产品是考虑到众多不同消费的需求,进行研发。我们不光考虑产品的艺术性,还要考虑产品的功能性。

我们更多的希望是,不管消费者把我们的产品买回家自用,还是送给朋友亲人,第一,它是有故事可以讲的,这个产品的文化基础来自于哪里;第二,产品的功能性是存在的;第三,产品具有艺术观赏性和装饰性,它可以成为消费者整个家庭生活的一部分。

杨:艺术和公益慈善的存在的必然性和可能性的联系是什么?

尤:艺术和公益慈善其实是大致相同的。艺术做到极致就是救赎,是属于思想的范畴了,艺术来源于意识。我个人的工作本质就是慈善,组织艺术家捐助作品等等。

我们申请了尤伦斯基金会,支持贫困山区的儿童教育。我们特别喜欢邀请高原上的小朋友来看当代艺术。我非常支持小朋友做艺术。艺术是平等的,我们不能只做一些捐赠物资善款这些公益活动,我们真正要做的是,带他们来感受艺术,感受教育,从小朋友的内心深处,开始改变。

米:我每年都会捐助一些作品给慈善机构,比如今年给中国慈善组织捐赠了我的丝巾版画,资助乡村支教事业。我觉得能用自己的画作回馈社会,帮助更多的人,这是艺术家的使命。艺术和慈善的结合是一种必然,艺术更具有亲和力,它会吸引更多的人去关注。

瑞:艺术与慈善的连接是必然的。艺术创作灵感来源于自然,来源于我们身边的一草一木和每一个人,然后我们再把这些创作成果回馈到世界当中。

刚坚时尚每年都会带着团队投身于公益慈善中,我们帮助藏地的妇女儿童,我个人做公益慈善也已经有四五年的时间了,我认为单单把钱财和物资给到他们,这不算是公益,我们应该去帮助提升他们的思想和知识储备以及生存技能。艺术是没有分界线的,任何一个人都可以从事艺术,不管是生活,还是教育,甚至是工作、思想,都可以通过艺术来进行改变。我希望我们可以把艺术和教育带到藏地,让藏地儿童可以充分发挥他们的天赋,看到更广阔的世界。

责任编辑:陈运欣

相关内容

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