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报电子版
首页 > 艺文 > 艺术赏析 > 正文

青溪高致——陈斯书法展在苍南县博物馆隆重开展

2022-07-20 09:58:49微信公号“苍南县博物馆”
字号
放大
标准
分享

  6月29日下午,《青溪高致--陈斯书法展》在苍南县博物馆拉开帷幕。此次展览由苍南县文化和广电旅游体育局主办,苍南县博物馆、苍南县文化馆承办。

  陈斯,浙江苍南人,现为温州市文化馆副研究馆员、书法专职干部。中国书法家协会会员,会文书社社员。曾任苍南县书法协会主席。

  本次展览共展出陈斯书法作品近50件,作品汇集了陈斯多年来的创作成果,作品书体丰富,风格多样,体现了雄强豪迈,朴拙率真,隽永飘逸的特色。陈斯早年就读于温州师院,攻读中文专业,创作中,他非常注重文本内容的自创,这次展览的作品中,大部分内容系其自撰诗文,体现了诗书俱佳。著名书法家、会文书社三位顾问萧耘春、林剑丹、张如元分别为展览题写展标、作品集书名和诗集序。著名书法家陈忠康为展览和作品集撰写前言。

  展览虽无开幕仪式,但吸引了众多观众。苍南县人大常委会主任林森森,温州市人大常委会副秘书长林春霞、苍南县文广旅体局副局长倪孟巧、苍南县博物馆馆长章鹏华等领导和书法家萧耘春、张索、李震、黄寿耀、陈经、陈纬、林晓林、黄建生、李详、吴泉、陈旭光、叶邦建、钱允、温作市、黄国光、徐云峰、梁世鲍、王加煦、尤良楷、蒋招升等100多人参观展览。

  展览时间为6月29日至8月15日,欢迎广大市民朋友们参观。

  青溪杂咏序

  —张如元

  壬寅新正,奇寒弥旬,及二月将届,忽春阳万里,四体温煦,精神为之一畅。遂约二三子品茗茶馆。方举杯,有电话来,乃苍南陈斯也,告以病而不能相见一年矣。今以册页手书平日吟咏所得七十首,名《青溪杂咏》,拍照发微信,恳赐一序。二三子亦雅好诗文,且素慕陈斯才名,乃请主人打印,以为围炉品赏诗书可佐品茗雅谈之乐。余深然之,于是且茗且读而序之曰:

  此诗册乃陈斯近十余年间之作也,其中溪山游赏者得五之一,而以品题山水,流连光景者居多,率皆古调新弹,清新可诵。书拟杨铁崖笔意,奇崛尖利,可谓词翰双美。盖陈斯性耽山水,二十年前,每届暑假,必不远万里,以获名山大川登临之乐,且每有小文以记之。及调温州文化馆,无暑假远游之便,遂兼习山水画,冀得卧游之乐以补足迹不及之憾。诗可言志,存形莫善于画。故陈斯之爱山水,观之不足而以歌吟充实之;既歌吟矣,复图画其形以增益其道,是其山水林泉之好,可谓烟霞痼疾泉石膏肓矣。先圣云智者乐水,仁者乐山;后贤云山水质有而趣灵,以形媚道。陈斯既皆兼得矣,而先圣复云“智者乐,仁者寿”者,吾知其亦必兼而有之而无疑也。至于诗律精严,推敲切磋,精益求精,若随园所谓寿诗“休夸与佛同生日,转恐恩荣佛尚差”,恩字与佛不切,应改光字;咏落花“无言独自下空山”,云空山是落叶,非落花也,应改春字;送人巡边云“秋色玉门凉”,门字不响,应改关字;赠乐淸张令云“我惭灵运称山贼”,称字不亮,应改呼字之类,亦期老苍而后至,陈斯其勉旃!

  壬寅惊蛰,张如元并书于中澹阁。时连日晴暖,生机满目,因乘兴挥毫,为陈斯祝也。

  陈斯书法作品集

  —林剑丹题

  翰墨伴清闲

  —陈忠康

  陈斯兄的书法作品集要出版,嘱我写点文字,当义不容辞。

  上世纪末,在温州,我结交了一批志同道合的书友,如苍南“三剑客”、平阳二陈等。大家书生意气,理念相合,学术至上,重视读书修身,不理会那些“社会化”的套路,对书法持有一种干净纯粹的喜欢。后来,我们结社成立“会文书社”,意在互相激励,共同提高。苍南“三剑客”即陈斯、黄寿耀、黄建生三人,他们同师萧耘春先生。萧先生乃博学鸿儒,品高书绝,此等熏陶必然不凡。二黄一望而知为潇洒俊彦,而陈斯则显朴厚宽和,其性不拘名利,淡然自处,又极磊落豁达,那爽朗的笑声更见慷慨耿介。中文系毕业,本该正经做个高中语文老师,却被放弃了,知其也是个不受规矩左右的自由人。

  我们都是些有癖好的人,喜书画、诗文。而陈斯除此之外,尤喜旅游,性耽山水,更嗜搜集奇石,摆弄盆景。他不是随便玩玩,而是长期投入,可见是一种浃肌沦髓的爱好。他的微信朋友圈,多年来唯一有兴趣发的内容便是流连山水和花草奇石盆景,从大量的图片中可见其规模。13年,他写下这样一段文字:“闲暇时静坐室中,案上有新添的奇石,群峰如屏;窗台上小盆景数盆,杂树参差,青苔碧绿,紫竹婆娑;来宾水冲石旁有铜钱草和万年青;窗外水池里睡莲虽已枯黄,鱼儿仍在其间穿梭觅食。放一段音乐,煮一壶清茗,遥想倪云林、张宗子生涯,其实不远。”这不啻是一种屠赤水、陈眉公式的清言幽语呐。

  我很早就知道陈斯有这些爱好,起初并不理解,因那时大家还在务实地为生计而谋划。陈斯无疑是超前的,这是他对生活方式先我们一步的某种觉醒。若干年后,这种风气才大行其道,可称为一种“闲适文化”。我是读了些袁中郎、张宗子、李笠翁、周作文、林语堂等人的文章,才对这种文化有了点感悟。蒋捷云:“只把平生,闲吟闲咏,谱作棹歌声。”袁中郎说:“世间第一等便宜事,真无过闲适者”。也许,在很多人看来,这是颓废的、无用的、避世的,是玩物丧志。然而,在我看来,这正是一种养心修身的法门,是一种文人情怀的回归,是一种艺术化的生活方式。周作人在《北京的茶食》中写道:“我们于日用必需的东西以外,必须还有一点无用的游戏与享乐,生活才觉得有意思。我们看夕阳,看秋河,看花,听雨,闻香,喝不求解渴的酒,吃不求饱的点心,都是生活上必要的——虽然是无用的装点,而且是愈精炼愈好。”陈斯的居室明窗净几,长物朗然,目之所及,怡然自得。这种闲适的生活加以书画诗文的艺术行为,无疑影响着其个性、情感、趣味。也某种程度使人从物欲的束缚中解脱出来,于是,一花一草一石一书一画都成为精神世界的宽慰之物。不必名贵,但能见雅意便可,虽然无用,却可遣有涯之生。这或许就是林语堂所谓的“中庸生活”了吧:“这种中庸的精神在动作和不动作之间找到了一种完全的均衡,其理想就是一个半有名半无名的人;在懒惰中用功,在用功中偷懒。”这是多么好的一种生活状态!

  翻看陈斯作品集,先吸引我的是他的自作诗文,《青溪杂咏》七十首可尽窥其志趣。他只写自己倾心的诗材,除题画咏古外,大凡宴坐林泉,咏春伤秋,植木莳花,清居烹茗,放怀垂纶等等,无非闲适的意味。有些诗句,如“雄心已散白云外,剩有慵情日日觞”、“几时学得安心法,曳杖徐行到碧丛”、“此生最是清闲好”、“违时我已半成翁”、“石上合参一味禅”,则尤为心声。简约、适意,放情,是对陶渊明、王摩诘诗歌旨趣的回应,也是对田园牧歌式生活的一种历史追忆。说起作诗,我想起当时会文书社成立国学班,跟着张如元、林剑丹老师学习诗文时,初时大家也能进入状态,平平仄仄地憋出几首。《青溪杂咏》前几首,我记得就是他国学班时期所作。但大部分人过后基本很难坚持,能写到现在,并写出一定数量的诗作,目前看可能唯有陈斯吧。这原因恐怕是大家生活在现代,与古代文化之间存在着隔膜,而陈斯却恰恰具备一种能穿越古文化的情怀。

  陈斯的书法作品基本写的是自己的诗文,这绝异于当今书坛由于文化缺失而以抄写他人著作为能事的风气,是一大亮点。他题跋道:“画成而抄录他人句总觉不贴,自作题咏则求之若即若离之间方为称意。”书法作品内容是否自作,本无关书法审美,但有关书者的情绪与心境,更有关文化品位。我想,陈斯的书法已形成一个自足的系统,写自己喜欢的字,自己精心构思的诗句,自己倾心的题材,当在书写时更易达到一种“合境”。

  当然,让陈斯足以安身立命的还是他的书法水准。多年的摸爬滚打,他终于形成了如今这一路放纵奇绝的书风。我们这一代人学书法大都起步于八十年代钢笔书法热的大环境中,开始写字就趋于漂亮实用,又温州书风本就秀整雅丽,虽路子正统,但审美易媚俗从众,缺奇绝之思和个性表达。陈斯早年的书风亦属于这种“大路货”。后来,随着学养、心性、眼界的提高,经过一定的反思,他找到了一个令自己倾慕的对象——元代绍兴(诸暨)人杨维桢。绍兴自古出怪才大才,绍兴人的艺术基因与我们温州人很是不同,两相对照,一个求奇一个守正,一个趋异一个求同,一个有格局一个讲精微,虽理念差别很大,但很可以互补。杨维桢以其超拔放逸、狂狷不羁的独特风格迥立于元末书坛,与以赵孟頫为首的主流书风形成鲜明的对比,虽几百年不显于正统书史,然于近代以来大显于世,备受追捧,历史终究不会忘记那些特立独行的艺术家。明徐有贞称其“铁崖狂怪不经,而步履自高”。以陈斯建立在闲适文化之上的审美,杨维桢书风里的新理异态无疑会吸引着他。陈斯在《青溪杂咏》里所咏古贤就有元四家和杨维桢,其咏杨铁崖一首云:“白衣宣去白衣还,留取狂名乱世间。奇崛纵横谁解得,此生独爱铁崖山。”可见其对铁崖之倾倒。作品集中所临两件杨维桢的书作(《真镜菴募缘疏》、《城南杂咏》、《元夕与妇饮》)俱形神到位,张力十足。而他自己所作的行草书,也基本是“铁崖体”了,其中以《青溪杂咏》为最,取杨氏字法之奇古,东倒西歪,姿态万变;笔意方折倔强,笔势波澜起伏,粗乱之中见章法,有格局亦有精微,已得杨维桢之书髓。另外一些大字立轴和对联,则更显豪迈不羁的气魄,佳品亦多。当然,陈斯也并不完全拘泥于杨维桢,于恣肆古奥外也能出以温雅,以我们自身文化基因的“守正”化其戾气,此更堪玩味。另外,他的隶书、楷书、小篆以完全安静平和的状态书写,古拙处见生动,自有一段不俗的气质。看陈斯的书法,如见其风神,豪迈,磊落,孤傲,清俊,不巧媚、不讨好,写的是自己的心声与情怀。

  总而言之,看陈斯兄其言其行其诗其书,给我的印象是,他在突破一种限制,在塑造一个心性的天地,在走一条不俗的自我提升之路。这一切,他都在低调地践行着。

部分作品欣赏

作品名称:行书自作诗《题金栗圆牡丹图》

创作年代:2018年

作品尺寸:137×69.2cm

作品材质:纸本

作品名称:《青溪杂咏》选页

作品名称:行书游鱼飞鸟联

创作年代:2017年

作品尺寸:173×47cm×2

作品材质:纸本

作品名称:行书张鹏翼诗《次渊雷韵》

创作年代:2008年

作品尺寸:132×38.5cm

作品材质:纸本

作品名称:草书王维诗《酬虞部苏员外过蓝田别业不见留之作》

创作年代:2021年

作品尺寸:55×45.7cm

作品材质:纸本

作品名称:临王献之《玉版十三行》

创作年代:2005年

作品材质:纸本

作品名称:临杨维桢《真镜庵募缘疏》

创作年代:2012年

作品尺寸:25×223.5cm

作品材质:纸本

作品名称:篆书自撰联

创作年代:2018年

作品尺寸:178横33X2

作品材质:纸本

责任编辑:陈运欣

相关内容

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