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报电子版
首页 > 艺文 > 有料历史 > 正文

在周总理关怀下从医

2021-09-15 04:27:38大公报
字号
放大
标准
分享

  图:周恩来(前排右三)与章士钊(前排左三)等人合影。

  “我从小想学中医是受父亲影响。因为他说救人一命,比给人多少黄金宝贝、鸡鸭鱼肉,都有用。”

  袁家家训严格,袁绍良告诉记者,钱只能用来买书。最初看小儿书,七岁那年,他就和姐姐袁绍兰,随著名学者、大书法家吴玉如学习古文、历史和书法。再后来,年龄渐长时,便开始看中医书。

  袁绍良是在周恩来的关怀下进入北京中医院学习的。最初的际遇是因为他的老师吉良晨曾给周恩来看过病。“后来总理看我屋里书桌上摆的都是线装书,好奇问我‘你看这书?’我说‘我从小就学中医’。又问‘你为什么学中医?’我答‘这是救死扶伤之仁术。进能爱人知人,退能爱己知己’。他又问我‘你喜欢做医生吗?’我说‘喜欢,到农村去做赤脚医生我都可以’。”半个多世纪过去,如今袁绍良回忆起当初周恩来夸自己有志,仍是豪情满满。

  离开章士钊家后,袁绍良跟着老师去了医疗队,“当时真的在学东西。面对一些怪病,缺医少药的,比城里人的病可厉害得多,有的急诊抓一点药,或者乡下抓点草药,煮着吃,病就下去了。真令人佩服。”

  行医之路以佛心为己心

  袁绍良认为,“中医主要靠老大夫的经验和望闻问切,要观察,要佛心、善心。”他说:“能把别人的病治好,心里特高兴,病一好一家人全乐了。”

  遇到病人感谢他要送这送那,他觉得“其实什么都不用送。家里做馒头,给我掰半个我就很高兴;在那儿熬粥,给我半碗粥我就觉得很好,秀才人情纸一张,你说值多少钱,不过一张纸,写几个字,你说他不值钱也行,你说他值几百几千块救了一个人也行,实际上在乎他帮了这人什么。”

  一九八○年,袁绍良来到香港,继续行医为乐。有病人拿着方子问他药贵不贵,他说不贵,四五十块;没想到有的病人觉得贵,“算了,改方子,改成二十块钱的,对方高兴了。我说不能让病人挖肉补疮啊,饭都吃不起,还让人买药。你要是以赚钱为宗旨,就别做医生了。”

相关内容

点击排行